如何让作文写具体——从一则广告说起


如何让作文写具体——从一则广告说起


热度 8已有 121 次阅读2012-4-23 08:06 | 广告, 如何, 作文, 方西河




 


学校旁边正在新建住宅小区,围墙上贴着巨幅广告,其中有一段话让我为之叫好:“××小区着力打造经典书香小区。小区地理位置优越,小学、初中与高中都在小区同侧,无需过马路,您不必为孩子安全担忧。小学就在小区隔壁,你不必天天为接送孩子而劳神,一支冰激棱还没吃完,孩子已经走到家门口了。”


这段话好在哪里呢?不难看出,广告设计者抓住了目前绝大多数家长因择校而选房的心理,把小区同侧三所不同层次的学校化为自己的资源优势,令人叫好。尤其高明的是,设计者用“一支冰激棱还没吃完,孩子已经走到家门口了”的事实说明小区离小学之近,非常形象,给那些家长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由此,我想到了小学的作文教学。老师指导了那么多次,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学生写起作文来总是“不具体不生动”呢?我看,除了多方面的原因外,关键还是老师没有教给学生这位广告设计者那样的写法。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平时的作文教学。有的老师板书课题之后,先是审题,再列提纲,然后写作,最后批改。写作时,当然还会强调学生把作文写具体,写生动。至于如何写具体,如何写生动,老师却避而不谈。因为,平时不爱练笔的老师确实在这个技术方面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样,到了批改作文时,发现没有达到具体生动的要求,“请写具体”“请写生动”之类的批语就出现在作文本上。学生看罢,还是一头雾水。这样的作文教学,怎样能让学生会写作文呢?


其实,指导学生写具体并不特别难的事。我在平时的教学中常常运用如下的办法。


一是在阅读教学中让学生体会作者是如何写具体的。教材无非是个例子。这个例子自然最有说服力。如《海上日出》有这样一句:“天空变成了浅蓝色,很浅很浅的”。我故意说,前面已经说是“浅蓝”,后面又说“很浅很浅的”,不是重复了吗?有的说对,也有的不同意。在仔细品味之后,他们终于明白,“浅蓝”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加上“很浅很浅”之后,天空颜色之浅就非常具体了。再如《夕照》中的一句:“这会儿,太阳的脸上开始泛出微红;轻轻的,如纱一般。不一会儿,那红色变深了,成了小姑娘脸上害羞的红云了。”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组织教学,学生自然会“有法可依”。有一位学生在《补裤裆》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把耍猴时裤子破了一个“大洞”,写得非常具体形象:


我当“猴”时,左扑右扑总碰不到球,我左顾右盼,好不容易揪准一个机会,向前猛一扑,球没扑着,只听见“嘶啦”一声,我的裤裆顿时开了个大洞,并且从左膝盖一直延伸到右膝盖。好好的一条裤子成了一条地道的开裆裤。我羞死了。


二是在作文指导中让学生说具体。


作文指导不能只说要他们写具体就完事,还要在学生写不具体的情况下,指导他们如何写具体。一般来说,关键是指导他们说具体。


有一次,我让学生把前一天自然课上的精彩实验写下来。在指导学生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第一位同学是这样说的:“老师走上讲台,拿出两个杯子,里面都有大半杯水,然后请蒋家骏上去,把一个杯子倒满。再把回形针放进去,一共放了60个,水还没有漫出来。”


看,非常精彩的过程,在他眼里,就这么一句话。怎样指导他们说具体呢?我摇头:“这太不具体了。”同学们就举手进行补充。


一位同学说:“他说得太简单了,我来补充一点。老师把杯子放在讲台上后,说:‘我要一位细心的同学上来,把少的杯子里的水倒进多的杯子里,把杯子倒满,但不能漫出来。’”


“说得真好,把老师的话记得清清楚楚,真是会听的孩子。”我鼓励他,同时也给其他同学树立了榜样。


又一位同学发言了:“我也补充一点。蒋家骏在倒水时很紧张。”“你怎么知道的呢?”“我发现他在水快满的时候,右手开始颤抖起来了,左手不停地拍打自己的心窝。”


他刚说完:“我还发现,同学们挤得太厉害了,不知哪一个同学把讲桌挤了一下,那个杯子动了一下,差一点儿倒掉。”


这样,后来的作文就非常具体了,请看一位同学的片段:


同学们大部分都举了手,方老师叫了蒋家骏。蒋家骏高兴地跑上讲台,他拿起水少的水杯往多的水杯里倒。坐在后面的同学有的站在椅子上,有的站在桌子上,有的干脆跑到讲台上来了。


“蒋家骏要小心呀,千万要小心呀!”一个同学激动地说。


倒到快装不下时,蒋家骏显得很紧张,他的右手已经颤抖起来了,左手不停地拍自己的心窝。一个同学不小心碰到了讲桌,水杯震动了一下,水里起了波纹。


“蒋家骏,不要倒了。”一个同学紧张地说。


“继续倒,不要怕,我支持你我”另一个同学反对。


蒋家骏怕水漫出来,继续倒了一点水,便不敢再倒,他走下了讲台。


 


载《湖南教育·中旬刊》2012年第4期

发布者

方西河

方西河,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朝阳小学教师,民进朝阳小学支部主委,岳阳市专家协会会员,商丘师院,衡阳师院,桂林师专和贺州学院国培专家,中国少年报通讯员,中国少年报学生记者站站长,爱好写作,发表新闻论文及评论500余篇,出版专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