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教师”的成长路(二)——在写作中成长

课堂教学水平能不断地提高,除了不断阅读、实践与反思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写作。我是从新闻起步再过渡到教育写作的,这样的经历让我的教育写作与众不同,同时对课堂教学又有更大的促进作用。

新闻就在身边

说起来蛮不令人相信,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师范,我最怕的就是作文。师范一年级时写见习小结,硬是三易其稿,最后直到把字写大些凑满一版才勉强交差。参加工作后,如何教作文,实在没底;写个工作总结,也是历尽艰难。“我多么希望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呀!”痛定思痛以后,我毅然参加自学考试,却无意中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很多作家都是记者出身,于是也想从新闻上找到突破口。

1993年7月6日,我在新华书店买来一本《新闻采访写作》(范愉曾著),花一个星期把前半部分——“新闻采写”看了不知多少遍,再按照上面介绍的方法找新闻。一找就找到了新闻,原来新闻就在我家里。我妈妈卖了上十年的菜,前一年,农村结构调整,我们队卖菜的人多了起来。于是,我写下《尹家队兴起卖菜热》,7月13日送到郊区广播电台,想不到,当天下午就作头条播发。这下就来了神,我一个暑假就忙着采写新闻,一共被采用了20多篇,成为全乡有名的“土记者”。后来,我发现光在电台发稿不过瘾,不能留下“文字根据”,于是,我又把眼光投向报纸,结果,8月5日,一篇不到200字的“豆腐块”发表在《岳阳法制报》中缝。拿到样报,我不知读了多少遍,还把它剪下来,塞在工作证中“珍藏”。那份文理不通后经编辑老师斧正的初稿也被当作“文物”收藏下来。一遇到那些说自己写作水平不高而对写作望而却步的同事,我就现身说法。这份“文物”也不知引导了多少人,可惜爱人不识货,最后当它当废纸扔掉了。

正是这样“神奇”的经历,我开始关注身边的人和事。慢慢地,我发表的新闻更多了,到1999年,我与朋友合写的《三十年乡村育人赢得桃李芬芳》还上了《湖南工人报》,整整4000字,受到教育局党委的嘉奖。

就这样,我的新闻越写越长,发表的刊物档次也越来越高,更没想到的是,我从区级电台的头条起步,连跳四级,在国家级刊物《中国儿童报》上发表了14个头版头条,成为该报在湖南省首个学生记者站的站长,年年被评为优秀通讯员。

论文就在课堂

有一位老师曾这样描述我 :“每次看到方西河老师,或是想起方西河老师,脑海中就会马上冒出这样的一个词语——‘口吐铅字’,甚至还浮现出一副这样的画面:一台非常奇怪的机器,不管吃下去的是什么,他的一张铁齿铜牙的大阔嘴总是能不停地向外面吐着铅字,那些铅字有的在亲密地交谈,有的在神气地飞舞,有的还不住地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

我好像成为天生写作的料,其实并非如此。刚开始写作时,我也感到困惑,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明白,其实论文的源头就在课堂。

从1991年起,我的论文一直只获得区三等奖,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写出属于自己的教育论文。1993年,我无意中翻阅《名胜典故365》,发现钱塘江大潮的资料。原来,钱塘江在杭州湾出口宽达100公里,到了澈浦,却缩到20公里,继而两岸剧缩,到海宁盐官镇,江道仅宽3公里。我一拍脑袋,一个新的教学设想出台了。因为前不久教《观潮》,教材上只有一句“平静的江面,越往东越宽”,教学参考书上的解释是:“因钱塘江口呈喇叭形,外宽内窄,外深内浅,潮波传递时受到约束而形成。”上课时画了一个“喇叭”图,大处与小处之比约为3︰1,但讲解时,与“大潮有两丈多高”相比,总觉得理由欠充分,难以使人置信。学生没有质疑问难的意识,一堂课下来既没有尴尬,也没有精彩。而这则资料却提供了新思路。第二天我再画一个“喇叭”图,大处与小处之比为100︰3。学生一个个惊讶不已,终于理解了难点。晚上,我冥思苦想,几经修改,一篇366字的教学体会终于写好了,发表在《岳阳教育》第6期上。

这篇小论文就是教学反思,它让我摸到了教育写作的门径,只有扎根课堂,勤于反思,才能写出属于自己的教研论文。虽然后来的几年间论文写作水平并不高,我也知道,这里的问题还是课堂教学水平不高。随着课堂教学水平的不断提升,我的教育写作也渐入佳境。

比如说,2000年我参加区新大纲新教材教学比武,获得第一名,我连夜整理出《扁鹊见蔡桓公》的课堂实录,向外投稿没有被采用手,我就用其中的两个片断写成新的论文,《教学后记记什么》《让提问别出心裁》分别发表在《科技导报·教育周刊》和《中国教师报》上。

后来的路就更宽了。2004年上学期,我教《田忌赛马》,读写结合的训练很成功,写下《读写结合训练方法例谈》一文发表在《语文报·教师版》上。2005年12月12日,我花两课时上完《新型玻璃》,感觉其中的语感训练很不错,就把实录整理出来,得到湖南省著名语文教学专家李真微教授的肯定。他写下点评文章《把语文课教成语文课》,连同实录一起发表在《湖南教育·语文教师》2006年第3期。2007年11月底,我去邻校送教,教出的《鹿和狼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于是整理实录并写下备课历程,发表在《小学教学》上。

奥秘在于“写自己”

课堂是教育写作的源头,但只盯着课堂不放,教育写作难得新的突破。从2009年起,我每年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的教育教学论文突破25篇,靠的就是“写自己”这个奥秘。

我除了写自己的课堂教学以外,还写与自己相关的每一项工作。

我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在做好学生思想工作的同时,自然收集到了许多鲜活的素材。像我遇到过三个很有“个性”的学生,分别开出“迷魂汤”“尊重散”和“同情丸”三味“处方”,收到良好的效果,我就写下《“个性学生”应服的三味药》,发表在《湖南教育》上。

我也担任过两年小学校长,早在1996年,我就关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工作建设,把学校周边的三家市级单位确定为校外德育基地,还聘请了三位校外辅导员。此举得到教育局领导的好评,我写下的《我聘请了三位社区辅导员》发表在《中国教育报》上。

我长期担任中国儿童报社学生记者站站长,记者站的工作也开展得有声有色,其经验分别于2005年和2009年在全国交流。我写下的《小记者是我的骄傲》《在活动中成长》《让小记者扎扎实实在成长》发表在《中小学素质教育》《中国教师报》和《中国少儿报刊界》上。

我写得最多的还是对教育的看法。也许是多年来新闻采写的训练,我对教育热点问题非常敏感。2008年,深圳名师赵志祥来我校讲学,我除了面对面交流外,还写下10000多字的系列文章,分别从10个不同的方面对语文教学进行探讨。此文在岳阳楼区素质教育网发表后,引起大家的高度关注。赵志祥老师评价说:“速度之快,见地之高,功底之深,语锋之犀利,令人叹服!”

正是这些奥秘,让我在写作上积累了一些经验。我经过反复思考,决定写下自己的成长故事。为了利于阅读,我力求做到“三线合一”,即教育写作线、教学实践线和个人成长线,以激励和引领更多的老师走上专业成长之路。我每晚写作4000字,不到半个月就完成了50000多字的教育写作部分的内容,再加上已经发表的110篇例文,一本22万字的专著就脱稿了。

2010年8月,《写成一位名师——教育写作经验谈》一出版就受到老师们的热捧,一个月的时间内,岳阳城区就有28所学校按人手一本配置,省外也有不少学校邮购。我的教育写作的理念终于让更多的人受益。

载《中小学素质教育》2011年第3期

发布者

方西河

方西河,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朝阳小学教师,民进朝阳小学支部主委,岳阳市专家协会会员,商丘师院,衡阳师院,桂林师专和贺州学院国培专家,中国少年报通讯员,中国少年报学生记者站站长,爱好写作,发表新闻论文及评论500余篇,出版专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