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教育:该不该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策划:陈敏华


 


 


    “学前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也无需纳入义务教育范畴。政府应该放开市场,鼓励竞争,鼓励发展民办幼儿园。”


  “学前教育应该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只有纳入了义务教育范畴,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幼儿园‘入托难、收费贵’的问题。”


  近年来,幼儿园“入托难,收费贵”备受市民诟病,媒体不时曝出的“天价幼儿园”,一学期的费用动辄数千甚至数万元,人们惊呼:都超过大学学费了。


  “入托难、收费贵”“天价幼儿园”等现象,引发了人们对学前教育该不该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的激烈争议。


    刚刚颁发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了“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目标任务,并没有明确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这场争论应该有了明确的结论。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发表这场争论的双方意见,也许,对于我们加强和完善学前教育工作大有益处。


 


 


 


方西河(岳阳市岳阳楼区朝阳小学):


  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长期以来,它没有得到像义务教育那样的重视。无论是经费投入还是师资配备,都是这样。随着学前教育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一些民办幼儿园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它们为解决入园难作出了很大贡献。可是,逐年攀升的费用让很多家长感到力不从心。近年来出现的天价幼儿园更是让人望而却步。费用高昂的学前教育与免费的义务教育形成强烈反差,有不少家长不得不虚报孩子年龄以便早日让孩子进小学。在这种形势下,把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的范畴中来,是泽被大众的惠民之举。


  


夏艾青(湖南涉外经济学院):


  方老师所讲确是实情。但是,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就能解决天价幼儿园问题、解决入园难问题吗?这多半是一厢情愿。我们看看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教育、初中教育,择校之风并未停息,虽然政府出台各种政策遏制择校风,但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微。


  再说,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还存在一个法律问题:义务教育是强制性的,而学前教育不能强制。而且,单纯从教育的角度来讲,学前教育主要应该是家庭教育。


 


方西河:


  我倒是认为,把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的范畴中来,既能解决目前学前教育费用过高的难题,又可以全面提升基础教育质量。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政府有能力提供更多更大的保障的时候,与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制度的出台与修订。我们有理由相信,重新修订《义务教育法》,给学前教育一个应有的名份,应该不是遥远的事。


  


丁文平(株洲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在目前尚不具备条件。


  当前国家的经济发展实力、社会治理水平、文化建设现状,都不能承载起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历史使命。


  我们不得不承认,与学前教育相比,中小学教育和高等教育无疑具有更加重要的地位。事实上,我国已经完成的“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也只是处于浅层次的阶段,城镇义务教育学校的大班额现象、农村义务教育存在的高辍学率、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不高等问题,需要各级政府部门花费很多的资金和精力去解决。九年义务教育才是重中之重!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必须等到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达到一定的阶段,才能真正得到解决。


  


傅琼和(株洲市八中):


  既然教育是个系统工程,那么学前教育也应该纳入到国民教育体系的整体规划中;既然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都可以实施义务教育,那么学前教育也可以纳入义务教育范畴。世界上有许多国家,都把学前教育视为一种公益性、福利性的准公共产品。新出台的教改纲要提出,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城镇、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规划。


  怎么实施呢?我个人认为:


  第一、政府要端正公平教育投资理念,加大资金投入,加大对公办幼儿园的管理力度,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重点体现向农村倾斜、向弱势群体倾斜的教育投资意向,增加农村公办幼儿园,管理上以居住区域和户籍管理为参考,科学布局设点,以方便居民就近入园。


  第二、教育部门要加强学前教育研究,针对儿童在语言、社会、科学、艺术、身体等方面的特点,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加强研究,才能有效办好学前教育,真正做到为儿童的幸福人生奠基。


  


陈艳萍(长沙市望月湖二小):


  在国家推进教育公平的大环境大背景下,国民期待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轨道,实属正常。按照事物发展的规律来说,如果我们想要学前教育步入正规化、国际化的道路,我认为,当前,各级政府所要做的事情是制定好科学的、合理的、大众化的幼儿园收费标准,让不同阶层人家的孩子都能上得起幼儿园;与此同时,规范各级各类幼儿园的办园条件,让普通人家的孩子放心大胆地上幼儿园;倘若某些幼儿园因经济实力不够,达不到规范标准,政府应当给予扶持,以满足老百姓对学前教育的需求。


  


鞠晨曦(湖南涉外经济学院):


  一方面很多人抱怨“入园难”,另一方面很多幼儿园因为学生太少陷入“生源大战”;一方面天价幼儿园让有钱人趋之若鹜,另一方面很多幼儿园学费一降再降仍少人问津,这就是目前学前教育的困局。


  很多人只看到天价的一面,没有看到降价的一面,只看到入园难的一面,没有看到招生大战的一面,总以为我国学前教育投入(含私人投入)不足,需要纳入义务教育来解决问题,这其实是一个误解。


  从学前教育机构的总量上来看,我国应该处于饱和状态。之所以产生入园难的问题,产生天价幼儿园的问题,原因有二:一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平衡,公办幼儿园在政策、财政、师资等方面占尽先机,在竞争中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二是家长们择校意识过于偏激,一味挖空心思进所谓的优质幼儿园,造成学前教育的马太效应:处于优势地位的更加优势,处于劣势地位的更加劣势。


  


赵江(江苏省海门市委办公室):


  “入园难”问题要区别情况地加以分析,现在问题的焦点是收费高、门槛高,但这种情况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存在。就拿我们海门来说,目前幼儿入园率已达到98%,基本实现了学前教育的普及化,收费问题并没有成为阻挡幼儿入园的“绊脚石”。所谓“入园难”实质上是“入优质幼儿园难”。


  


陈艳萍:


  天价幼儿园就是在“入优质幼儿园”这种市场需求下涌现出来的,应该说它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也是家长和社会的必然需求,其实质不过是名牌大学、名牌中学、名牌小学的翻版。它不但意味着国民对教育的高度重视,也意味着中国教育发展到了一个蓬勃自由的阶段。当然,这种蓬勃自由一方面带来教育的开放,另一方面也会带来教育竞争的无序。这种无序体现在:一是天价幼儿园何以天价,其收费标准和原则从何而来,有没有法律依据,这些都是值得思考与研究的问题;二是天价幼儿园的收费在某种程度上促使其他的公立、私立幼儿园水涨船高,导致很多幼儿园收费标准远远超过普通市民的经济承受能力。于是,一些家长只能对着社区内的幼儿园望洋兴叹,舍近求远,将孩子送往那些收费相对便宜,办园不是十分规范的幼儿园。更有甚者,在一些安置小区,出现因幼儿园收费超过居民的经济承受能力,居民的孩子上不起幼儿园的现象。


  


王小庆(浙江省杭州市北苑实验中学):


  我小时候并未上过幼儿园,现在想来,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甚至还有点庆幸:至少没有像现在的孩子,从三四岁开始,就接受那种所谓正规、实际上扼杀童心扼杀想象力的教育;至少在现在的孩子被圈在一起诵读诗词、接受西洋化的知识教育的几年中,当时的我可以在大自然中尽情地呼吸清新的空气,与伙伴们玩耍。不是说教育不好,但教育一旦变质,我们宁愿不要。


  现在,因为学前教育的收费高了,大家便呼吁要将它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这种讨论,似乎与教育的本质无关——它所关心的,恐怕更多的是民生问题,而不是孩子在幼儿园里是否可以享受到真正的教育。


  真正的儿童教育是什么?相信有着责任感和良知的教育工作者都十分明白,学前教育是给孩子打开一扇窗户,让他们明白生活的乐趣和生活中的智慧。简单地说,即斯宾塞所说的“为完满生活做准备”。因此,当我们抨击那些天价幼儿园时,呼吁“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时,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恐怕是:幼儿园的教育是否做到了符合儿童发展规律、符合教育的本质?幼儿园的管理、课程设置、教师素养,是否达到了学前教育应有的条件?


    


姚伟玲(湖北省宜都市实验小学):


  “为完满生活做准备”,王老师说得好!我的观点是,学前教育暂时不宜纳入义务教育。理由只有一个,当下义务教育的顽疾只会给学前教育带来冰冷的戒律和机械的形式。


  美国《侨报》曾刊发过这样一篇文章,题目为《何必为难幼儿》,文章中说:“本该培养儿童初步价值观的幼儿园,向一个‘提前的小学’异化;本该‘学中玩、玩中学’的儿童,就提前背负了应试教育的压力。应试教育扼杀创新能力之弊,已令中国受尽人才匮乏之苦,而幼儿早早被套入应试教育的恶性循环,更可能彻底毁掉中国的潜力。何况,就心理学而言,失去快乐童年的遗憾,往往会扭曲人的成长心态,可能成为未来社会动荡的因素。”


  理想的学前教育是培养孩子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的重要阶段,也是塑造孩子性格的重要教育阶段。如果纳入义务教育,我们某些教育管理者会不会沿袭用量化(各种分数或系数)的标准来评价幼儿园、孩子和教师?而孩子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性格塑造是无法用分数来评价的。


  目前还没有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应试教育的魔爪就已经无孔不入地伸向学前教育,如果真的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那种冰冷的戒律和机械的形式势将难免。所以笔者认为,在“巩固义务教育成果的时期”,特别是基础教育改革还没有突破坚冰的当下,学前教育不宜纳入义务教育。


  


丁文平:


  其实,目前学前教育的乱象,并不是将其义务教育化就能够解决的。


  现阶段学前教育存在的问题,诸如学费贵、入园难等,根本原因在于人们教育思想的混乱乃至错误。过分追求功利性,导致学前教育偏离了教育的本质。学费贵的关键在于办园者的牟利思想严重,民办幼儿园和课外培训已经成为教育领域最赚钱的产业。对此,政府部门要严格按照办园成本来核算,制定好本地范围内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可以是分级分类的标准)。一些家长受“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观点的误导,拼命去挤少数优质幼儿园,入园焉能不难?尽量让小孩上多个培训项目,学多种特长,学费焉能不贵?学前教育阶段,关键是要让孩子身体健康,精神愉悦,享受快乐的童年。家长们不要受某些幼儿园所谓“新概念”、“新模式”、“新课程”、“新技能”等的蛊惑。


  


赵江:


  我认为,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将幼儿教育纳入国家义务教育体系是不是能够有效保证幼教质量,是不是能够满足广大家长对优质幼儿教育的需求。


  我个人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刚刚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了“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目标任务,并没有明确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因此,现阶段,我们更应该把工作重点锁定在如何提高幼教质量上,着力在“规范、提质、均衡、惠民”等环节上下功夫、求突破,更加注重规范办园、有序发展,更加注重质量为本、特色发展,更加注重城乡统筹、均衡发展。地方政府在大力提升幼教水平上应承担更多责任,显示更大作为。诚然,在降低收费标准和提高教育质量“一降一提”间寻求理想状态,需要一个过程,但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值得各界为之不懈努力。

发布者

方西河

方西河,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朝阳小学教师,民进朝阳小学支部主委,岳阳市专家协会会员,商丘师院,衡阳师院,桂林师专和贺州学院国培专家,中国少年报通讯员,中国少年报学生记者站站长,爱好写作,发表新闻论文及评论500余篇,出版专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