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比老人更累”? ——一场由让座引发的争论



 


本期策划:赖斯捷


 


  编者按:据《扬子晚报》报道,2010115日早上,7名中学生在南京公交车上“集体不让座”,漠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爷站在身边,直到这位大爷下车,7名学生也没一人让座。该组照片被西祠网友发了出来,与另外一篇“老人给孕妇让座,学生无动于衷”的帖子,引来大量网友关注,有网友说“90后没素质”,有网友说“让座不是义务”,还有学生上网跟帖说“我们比他们这些老人累多了”!


  面对网友的众说纷纭,有学生和家长也上网奋起反驳。“我不学习能行吗”说,“我不是不想让,我有时太累了!每天学习到大半夜,早晨五点就起来。除了睡觉,眼睛一睁开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你们来拎一拎我们背的书包,有一二十斤!两手空空什么都不拎的老人,早锻炼的时候,劲头比谁都大,我为什么要给他让座?”而一名家长“97hhbb”则透露,“我儿子今年上初一,书包重量一般是6公斤,早上出门,再带2瓶水,共计7公斤。我不知道那孩子的年级,想来书包也不会轻到哪里,想来那孩子也不堪重负吧!”


  记者随机采访了三名中学生,他们的态度一律是“不愿意让座”。正在上初三的男生吴一敏说:“确实不想让座,我们书包很重的。一路到学校大概要二三十分钟,如果站着,肩膀上压着包带,还挤来挤去,头都晕。不过,每次有老人或者孕妇站在我身边,我就发现周围人都看着我,最后我就干脆听MP3装傻了。”上高一的女生李媛惠也遇到过这种尴尬,“我犹豫过也想让座的,但是有点不好意思,我旁边的同学都没让座,其实让座也需要脸皮厚、胆子大。”同样上高一的男生陈秀峰态度坚决,“那些老人明显比我们精神好,我一天都睡不好觉,萎靡得不行,他们红光满面的。”


究竟是什么导致90后集体“不愿意让座”?他们真的比老人更累?素质教育推行到今天,为什么连“主动让座”这样的基本素质也没能推广开来?


 


 


屠力(浙江省临安市横畈镇小学):


《扬子晚报》的这篇报道和90后众多不愿意让座的原因和理由,使我感慨颇多!文明礼貌尊老爱幼要有充足的理由吗?为老年人和病残之人让座还得找充分的理由吗?试问这个时候,如果是你的父母或者是你家亲戚中年老病弱的长者站在你的身边,你也会找出这些理由去搪塞而不让座吗?我觉得,答案是明确的,不需要我来回答。


为什们在我们这样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会出现让人心凉的事情呢?


 


刘昌稳(临澧县第四完小):


诚如斯言,“不让座”的确有失文明道德水准,让人心凉。但在我看来,“不让座”的板子不该打在学生身上。


但凡有过“挤独木桥”经历的人应该都会希望在上下学路上,能在哪怕不是很舒适的公交车上坐着休息一会。说到让座,我倒是觉得不该只是背负沉重求学负担的七名中学生,而是车内已经拥有“座位权”的所有人,中学生不是传统美德的唯一代言人。


当然,话又说回来,他们的集体“不让座”行为,的确有点“讽刺幽默”之意味——现在的孩子怎么会变得如此不讲传统礼仪?知识丰富了,道德反而下滑了!问题之根源何在?显然,是教育出了问题。


我们常说,德育才是学校教育永恒的质量。这些年,随着素质教育的深入开展,对德育的重视程度已经非比寻常。问题在于,德育是软指标,抓德育远远不如抓分数见效快。为了所谓的办学成果,相当部分学校理所当然地选择了“一切为分数让路”的“伪教育”。最近,有学者不无担忧地指出:学校成了“学店”——贩卖知识的商店,教师成了掌柜——卖知识的人。此言决非危言耸听,“集体不让座”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是重智轻德惹的祸,其后果祸害无穷。因此,“不让座”的板子要打在某些急功近利的教育者身上,不加辨析地一味责难这七名学生,这是一种道德衡量的不公平。


 


李细珍(岳阳市岳阳楼区枫树小学):


现在学校的素质教育花样繁多,智力挖掘、活动组织能力、英语学习、口才训练等等五花八门,在培养孩子们聪明才智及能力方面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看看思想品德教育方面吧,仍是拿着本老教材,千篇一律地照本宣科,设身处地想一想,这样的思想品德教育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教育工作者们为什么不能像其他方面的教育一样,在道德教育方面多组织些内容丰富的活动,如多讲述古代贤人名臣的故事,经常参观红色教育基地,让学生们主动参与、主动学习,这样才能真正发挥学校道德教育的作用。


 


谢艳军(岳阳市岳阳楼区青年路小学):


任何个体都不是单独的存在,而是社会的产物。用马克思的话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一个孩子的成长和表现同样受着社会环境、家庭教育、个人因素和客观环境的综合影响。


因此,除了刘、李两位老师说的学校教育外,社会环境对孩子也起着潜移默化的重要影响。社会到底给孩子创造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成年人到底给他们树立了什么榜样?很遗憾,我看到的数据是,学生与年轻人让座的比例明显要高于30岁到50岁之间的中年人。近墨者黑,当孩子们目之所及都是不愿让座的父母,又怎能要求他们去给别人让座?


 


占正邦(常宁市宜潭乡中心小学):


话虽如此,然90后“集体不愿意让座”依然让我触目惊心!


谁家没有老人?再怎么说7人中总该有一个中学生站起来让一下座吧?一个人没有一个好的思想和行为,即使学习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但愿今后我们再也不要看到这样的报道,但愿那7个中学生能好好地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虽然你们没有让座的义务,但你们总应该有一颗爱心吧!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你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总受到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老人的关爱和关怀吧?


 


谢艳军:


占老师提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关爱,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目前中国普遍是“四二一”家庭模式,孩子是家庭的中心,公交车上,经常能看到爷爷奶奶背着包站着,孙子空手坐着的场景,既然爷爷能把座位让给自己的孙子,又凭什么要求别人家的宝贝孙子给你让座呢?


    


方西河(岳阳市岳阳楼区朝阳小学):


每当看到这种场景,我都会思考:尊老爱幼,到底是该先尊老,还是先爱幼?爷爷当然是选择爱幼,因为孙子是他的。那么,对我们这些没有任何血缘,甚至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来说,该如何抉择?座位到底该让给谁?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义务给弱势群体让座。


这样一来,有几类现象就得重新认识。最典型的莫过于小学生让座,这可是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评价学生品德的重要依据。你看,每一辆公共汽车上,总会看到小学生让座的现象,他们的作文中也会记录这些。我作为老师,也多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不过,我会婉言谢绝,因为他们也是弱势群体,也是应该关怀的对象。他们站着,也不那么安全。除此之外,就是中学生让座,虽然他们年龄比小学生大,连小学生都主动让座,他们不让座确实也说不过去。不过,事情么也并不那么简单。这些中学生,他们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从事脑力劳动,实在是辛苦得很。加上一个超级大书包,难道就不能享受“坐”的权力么?有一次我送上高中的女儿上学,她背着大书包,提着几袋物品,一上车,就有一位成年人让座,作为父亲的我,当时真的很感动。


当然,还有一种现象也得重视,那就是成年人为什么不让座。你看,在提倡让座的今天,好像让座就是中小学生的义务,不关成年人的事。他们中有很多人指望着别人让座,指望着中小学生让座,就是自己没有行动。其实,他们身强力壮,家里也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为什么不作出榜样主动让座呢?


 


谢艳军:


我是成年人,我常给老人让座。但是有一回乘车,因为中午没有休息又赶着去上班,实在很累了,上车后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位子坐下休息。那时我就想,如果这时有老人上车,我让是不让?!不过好在一位老人上来后前面马上有人让座。之后,我就想,一味地把让座看成是有公德心的表现是有问题的,让座不等于公德,不让座也不代表道德的缺失。无论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让座都不是他们的义务。让座只能看作是有礼貌、高素养的表现,不能将它作为道德标杆来衡量一个人。


 


柳君华(岳阳市岳阳楼区枫树小学):


让座与否,或许真不能将它作为道德标杆,但以学习太累、书包太重为由,集体拒绝让座,并且还说那些早锻炼的老人劲头大,精神比年轻人好,可以不让座,这个理由实在让我难以信服。尊老爱老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给老人让座体现的是一种美德,难道道德比书包还轻么?退一步来说,假定这些早锻炼的老人确实精神好,劲头大,学生们的书包确实很重,他们不给两手空空的老人让座也勉强说得过去,但这些学生为什么也不给那些孕妇让座呢?难道他们还能说大肚子的孕妇精神更好、劲头更大?可见,这是90后们不让座的一种借口与托辞,是什么让我们的孩子变得如此自私冷漠呢?


 


谭柳青(芷江县岩桥中学):


很明显,这是一个大范畴的社会道德问题,它涉及到如何去规范个人的社会道德行为。我以为,在规范个人的社会道德行为中,培养个人的奉献精神很重要。


我来分解一下:一是要明确社会的给予和个人的奉献应该相辅相成,如果社会在某个层面缺少对一个人的认同和关爱,那么这个人就难从心中激起积极参与社会爱心活动的兴趣。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参与了爱心活动,反而得不到适合其爱心表达的心灵快乐,那么他会慢慢地放弃这种爱心行为。抑或当一个人没有爱心表达和行动的时候,如果给出一种指责,那么首先至少要想想两个问题:其一,社会在这方面的工作做得如何,存不存遗忘的角落。其二,指责者自己够不够这个资格,嘲笑、哗众取宠,抑或无动于衷都不是良策。


二是现实情境的差异与容纳的问题。就拿本案例来说,学生们不让座,其心态上的难言之隐已经显露了出来。第一,在城市里坐公交上学,遇到老人上车没有座位,已经是司空见惯,如果要让座,就算经常坐公汽,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安逸地坐上一回车。第二,孩子们读书的累,已经不用遮掩。第三,我们可以设置这样一个情景:当一个老人在车上很轻松自如地站在那里,根本也不需要什么帮助,老人也很快会下车,而孩子们又观察到了这一点,这个时候不让座难道有什么大碍吗?第四,抑或孩子们“无动于衷”,那么请问:此刻,能不能有人站出来给孩子们做个礼貌让座的教育示范,如果看客也是一个坐着不动的人,依我看,那也就不要指责他人了。与其摇头,不如提醒孩子,因为对于孩子,更需要有着丰富生活经验、交往技能和学识的人去用行动引领他们。


社会风气是靠大家共同来构筑的,对于孩子们,埋怨不可取,所需要的是积极地教育和引导,责骂不需要,沟通有必要。减轻孩子们遇到的生活和学习压力,从更大范围上纠正社会风气,加强仁义和信任教育,让孩子们变得有社会责任感,具有奉献意识,能吃苦耐劳,是我们整个社会的责任。


 


 


话题预告


20101120日,潇湘晨报一则教师给学生下跪的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娄底某高中教师在课上制止两学生下五子棋,其中一名学生不但不听劝,还对老师一顿“暴打”,并说教师应该纳入服务行业,他交了钱,是来享受服务的。虽然最后学生在教室低声道歉了,但只字未提对不住老师。然而,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在学生检讨完后,老师突然跪下,大声对班里同学说:“我谭某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这双膝上跪天下跪地,中间只跪我的父母。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向你们下跪认错了。”此事通过媒体报道,迅速传播。有替老师抱不平,声讨事件主角的;也有为教师为教育感到悲哀的;还有的认为这是教师话语权、惩罚权缺失所导致的尊严沦丧。作为教师,到底该如何有效地教育学生并维护自己的尊严?

载《湖南教育·上旬刊》2011年第1期

发布者

方西河

方西河,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朝阳小学教师,民进朝阳小学支部主委,岳阳市专家协会会员,商丘师院,衡阳师院,桂林师专和贺州学院国培专家,中国少年报通讯员,中国少年报学生记者站站长,爱好写作,发表新闻论文及评论500余篇,出版专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