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报刊情

三十年报刊情


陈宏文 李永忠


 


    岳阳楼区朝阳小学方西河老师是个十足的书迷。一有空,他就会拿着一本书或一张报纸看起来,天天如此。与他聊起读报的事,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我与报纸打交道已经有三十年了。”39岁的他一语惊人。他从书柜(其实是菜柜)拿出两张1979年《中国少年报》复印件,讲起54斤稻穗订报的故事。


1978年下学期,他读小学四年级。一天,老师组织大家订《中国少年报》,价钱是54分钱一个学期。他很高兴,就找父母要钱,结果没有要到。那时家里穷,连吃都有困难,那有闲钱来订报?抵不过报纸的诱惑,他便自己想办法。那时正好秋收,放学后就给生产队拾稻穗,一共捡了20多斤,每斤一分钱,也有2毛多。他又从姐姐的稻穗钱中讨一点,终于订了一份《中国少年报》。


“《岳阳晚报》创刊时,我正在岳阳师范读书。没想到十年后会与她结下难舍的情缘。”方老师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向《岳阳晚报》投稿是199634日,他把采写好的《老花镜的故事》送到编辑手上,没想到36日就发表了。没有关系同样能发表新闻,他终于明白“作品是最好的敲门砖”的道理。


正因为有这么“特殊”的第一次,他便着力打磨,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每一次写稿,都在标题、导语和正文上反复修改。除此之外,他还特别注重培养新闻敏感。在地处远郊的郭镇中学教书时,由于新闻的“新”不是强项,于是就在“特”字上下功夫。像采访敬老院里的孤儿兄妹后,《众人铺成幸福路》全文发表在《岳阳晚报》1998616日第三版,还编发在77月的《湖南日报》上。借着这晚报的“特”字功夫,《平等相待,痛爱有加》发表在《长沙晚报》上,《三十年乡村育人赢得桃李芬芳》发表在《湖南工人报》上。


晚报教他写新闻,还教他写论文。以前《岳阳晚报》教育版有“灯下笔谈”栏目,他的《赞美的艺术》《后进生更需要爱》就是发表在那里。现在他已经在各级报刊发表教育论文100篇,还真要感谢这“灯下笔谈”呢!


除了自己写稿,他还指导学生写稿。《岳阳晚报》发表了他写的《女儿当上小记者》,还发表了《“加油”的故事》《我终于叫了一声“妈妈”》等6篇学生习作。他班成为全校发表习作最多的班,《岳阳晚报》功不可灭。


“亲其师,信其道,老师也要打广告。我的广告就是这几本剪贴本。”聊到如何让学生也爱上阅读时,方老师说出了这样有趣的话。原来,把自己的成长经历与教育结合起来,是方老师教学的特点之一。正是有了这样读报成长的经历,他便把学生发动起来,让他们也与报刊书籍交朋友。


每接手一个新班,方老师第一堂课不是上新课,而是上一堂题为“读书好玩”的阅读指导课。他把自己保存的报刊与书籍带到教室,分发给学生们,让学生认真地阅读,在读出味以后,再辅之以自己读报与成长的故事会,特别是那几百篇发表的文章摆在学生面前时,大家一个个兴奋不已,此后,在与老师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在老师榜样的影响下,学生不爱读书那就成了怪事了。


载《岳阳晚报》2008817日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