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不读书,校长要反思


教师不读书,校长要反思


今日读到《岳阳日报》报道《潜心读书提升内涵——长炼学校开展首届教师读书活动》(2012410日第5),心里无法平静。作为一名长期以民间的方式引导教师专业成长的小学教师,我非常关注教师的读书与写作,并以讲座的方式引导老师的读书与写作。从这篇新闻中不难看出,长炼学校已经走出了可喜的一步,已经把教师专业成长作为学校管理的重中之重来抓,因为“在本次读书活动中,老师们潜心阅读,把读书与教学实践结合起来,形成了对所读书籍的充分理解,舒缓了焦虑的心绪,达成了思想上的认同,重温了作为教师的使命,也更坚定了教育前行的步伐。”


我与长炼学校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去年825日,我有幸应邀去学校讲座,内容是《教育写作与教师专业成长》。校长刘岳勇先生非常重视,在百忙之中亲自听讲指导,令我非常感动。老师们也非常敬业,讲座中途休息时,不少的老师与我交流,对我提出的观点表示赞同,还就相关的问题一起探讨,这让我在陌生的学校如沐春风,心情十分舒畅。后来,我了解到,刘校长对学校管理见解深刻,名气很大。今年的岳阳市第十三届中小学校长培训班上,他就作为教师主讲《学校管理的承继与创新》。正好我作为特邀观察员全程参与培训活动,与他再一次相聚。短短的相聚让我明白,学校管理的承继与创新,必然少不了教师的阅读活动,今日的报道,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于是我想起了另外一位校长。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以与他交流。在谈及老师阅读时,他说目前的问题就是大部分老师根本不爱读书,爱读书的老师根本不用别人讲。从言谈中,我发现,他只看到了问题,并没有想着如何去改变这一现状。因此,从两位校长身上,我很自然地提出这样的想法:教师不读书,校长要反思。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校长就是一校之长,说白了也就相当于家长。试想一下,如果自家的孩子不爱读书,作为家长的是叹息还是想尽千方百计去引导呢?不言而喻,答案自然是后者。所以,我们没有必要过份地责怪教师不爱读书,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如何引导教师爱上读书,并把读书作为自身的一种习惯。


这又让我想起北京的一位校长。这位校长姓名我并不知道,我是听他们学校的一位老师讲座时记下这个故事的。这位老师说,多年前,校长要求老师们学会电脑上网,老师们很少有人响应。校长并没有批评老师,而是宣布:“凡用E-ail给我发一封信打个招呼的,可以领食用油一壶。”老师们一听,这个福利太简单,千万不能错过,于是马上动手注册邮箱,给校长发封信去。结果,每位老师都领到了食用油。不久,校长又宣布:“凡上课用了课件的,领取化妆品一份。”老师们立即响应,于是每位老师都领到了化妆品。又过了不久,校长又宣布:“每人发手提一台,使用者不再奖励。”由于之前的两项举措让老师们尝到了上网与课件的甜头,老师们都开开心心地使用电脑上课了。


我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因为那位老师年过六旬,给我们讲座时熟练地使用手提电脑,试想,如果不是校长的巧妙引导,说不定她还真不会使用呢。


因此我有理由相信,教师不读书,校长就得反思。反思什么呢?第一,自己是不是爱读书,是不是做出了榜样;第二,自己是不是给教师们送书,让他们有书可读;第三,自己是不是采用行政手段“逼”老师们读书。


希望天底下的校长们都来反思一下,这正是你任期中最重要的事。因为振兴民族的希望在教育,振兴教育的希望在教师。


载《岳阳日报》2012年5月17日第5版

斗室书香分外浓

斗室书香分外浓


 


 


200多篇新闻,100多篇论文,100多篇学生习作,一本已经出版的专著,这些文字常让我自豪。《岳阳晚报》《长江信息报》《湖南教育》《团结报》等媒体的多次报道,又让我更加勤奋。每次想到这些,我都要感谢促使我成长的阅读习惯。没有阅读,就没有我的今天。——题记


我是岳阳楼区朝阳小学教师,参加教育工作已经有25年了。从初上讲台的不知所措,到后来的情有独钟,再到如今的小有成绩,我经历了很多的磨难。在这些磨难中,我要感谢所有关心成长的领导,也要感谢关心我成长的同事,还要感谢伴随我十年之久的自学考试,更要感谢是还是让我不断成长进步的书籍。这些书籍彻底地改变了我的命运,将我送上一个崭新的人生舞台。


收藏成为习惯


A.54斤稻穗结报缘


说起藏书,还得从小时候的订报说起。


那是1978年下学期,我读小学四年级。一天,老师说可以订《中国少年报》,价钱是54分钱一个学期。我们都很高兴,回家就找父母要钱,结果没有要到。那时家里穷,连吃饭都有困难,那有闲钱来订报?实在是抵不过报纸的诱惑,我只好自己想办法。那时正是秋收时节,放学后我就给生产队拾稻穗,一共捡了20多斤,每斤一分钱,也有2毛多。后来我又从姐姐的稻穗钱中讨一点,终于订了一份《中国少年报》。


新年到了,报纸也就到了。拿到报纸,我便在老师的指导下读了起来。那时正值对越自卫还击战,战斗英雄的故事吸引了我们。尽管过去了三十年,我还清楚地记得《孤胆英雄岩龙》《向我开炮》和《炸不断的电话线》三个故事。只可惜那时没有收藏的习惯,每次看完报纸,常常乱扔一气,不久,报纸也就没有了踪影。直到2003年,我鼓起勇气向《中国儿童报》的编辑李强老师写信,才弄到了那三个故事的复印件。


B.剁骨刀派上用场


正是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我才有了保存报纸的习惯。1984年读师范时,我订阅了《语文报》《杂文报》,至今还妥善地保存着。参加工作后,我订的报纸多起来,《中国教育报》《湖南教育报》《中国教师报,还有各类教学辅导类报纸,我都把它们妥善地保存起来。


这些的报纸的保存并不容易,先是按顺序清理好,然后想办法装订起来,之后就是切去毛边让它变得整齐便于翻阅,最后还要贴上牛皮纸做成封面。其中最难的还是切去毛边。别看一张报纸薄得很,随便一划便破了,但一叠报纸要想把它切整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用锋利的菜刀裁边,可是还没裁几下,菜刀就钝了,经多次试验,最后选用剁猪脚的菜刀裁边才完成任务。后来我把这段经历写下来,《我与报纸相遇的三件趣事》还发表在《中国教育报》上,其中一个小标题就是“剁骨刀派上用场”。


这些被装订起来的报纸成了我的宝贝,现在已经达到2米多高了。有的已经发黄,但我一直舍不得丢掉。2005年能被聘为《科教新报·教育周刊》特约评报员,还得感谢这些报纸。因为我把2005年的《科教新报》与1995年的《湖南教育报》进行比较,提出自己的看法,得到了编辑部的充分肯定。


相比之下,杂志的保存要容易得多。我把它按顺序排列好,然后摆放在书柜里。这些杂志有读师范时订的《乐器》《花卉与盆景》,还有参加工作后订的《演讲与口才》《湖南教育》《小学教学》《小学生导刊》等。这些杂志推起来也有4米多高。它们也为我立下汗马功劳。20099月,《湖南教育》开辟“我与《湖南教育》六十年”专栏,我把保存了22年之久的《湖南教育》找出来,发现之间已经有了400多期了,便写下《四百期刊物助成长》,发现在第11期上。


C.多渠道收藏书籍


除了报纸杂志外,我收藏更多的还是书籍。这些书籍有的是买的,有的是名人送的,更多的则是从旧书市场淘来的。


以前,在五里牌小巷子里有一家旧书店,书是论称的。我看中了一本1968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一卷本),只花了5元钱,如今,它还是我常常翻阅的书籍之一。像花板桥旧书市场,只要有空,我就会去。每次去逛一回,我总会很我收获。像《李家庄的变迁》等目前书店难以看到的书籍,我都是从那里淘到的。我家的附近还有一家小书店,老板人也随和,旧书也不少,我的《四书》《三国》《水浒》等都是以那里选的,很便宜。此外,岳阳楼旁边也有一个淘金旧书店。因为隔得比较远,不常去。不过,如果有事路过那里,我是必然要去淘一淘旧书的。


我也会去一些名人办公室淘书。不用说,有些书很有用,但是发行渠道不畅,常常把读者与作者隔了开来。我有一次去区委宣传部拜访周石涛副部长,我看到他的文件柜上面有一捆书,这正是我没有的新闻培训班上的教材。我漫不经心地读着书名——《怎样写新闻》。周部长马上说:“这本书你有没有?”在我说出没有之后,他便下指示:“你上去拿一本吧。”我上去后发现还有另一本新闻写作的书,于是,我便淘到了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两本书。事实上,这两本书对我后来的新闻采访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说起来不好意思,我这一招还是学的《红楼梦》第八回薛宝钗的技法呢!


虽说找熟识的名人淘书是可以不花钱的,但是,以我的影响,不花钱的美事也不会太多。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得花钱去买书。买就买吧,反正那是物有所值的,无论多少钱,我也不痛心。记得1998年,我在学校图书室看到一本湖南教育报刊社胡宏文总编的专著《教育报刊采访写作方法论》,感到无论是写新闻还是写论文,这本书都是不可不读的。于是,我有了买一本书的念头。正好那年下半年我去长沙开会,我特意来到湖南教育报刊社,找到一位朋友,要他帮我买书。结果,书收到了,钱退回来了——朋友写个便条说:“胡总送你一本书。”2003328日,胡总正好参加我校“仿真社会”活动,我忙把书递过去,请他签名留念。后来,我一直拜读这本大作。也正为如此,当2005年胡总任总编的《科教新报·教育周刊》招特约评报员时,我便义无反顾地参与,还真被聘为特约评报员。2006年暑假,我利用评报的机会,给胡总附了一封短得不能再短的信,结果,《新概念新闻学》上下两卷又来到我的身边。我一口气把它看了三遍,又收获了不少。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说。我去湖南教育报刊社,拜访《小学生导刊》的邓湘子和皮朝晖两们作家,都得到他们鼓励与支持。当然,他们也把自己的大作送给我。像《禾下乘凉梦》《一双鞋能走多远》《邓湘子教你写作文》《面包狼》等书,也就成为我的藏书。我把《面包狼》《一又鞋能走多远》推荐给我的学生,一下子在班上刮起一阵读书热,这也得到家长们的热烈欢迎。


以上这些淘书的经历让我的教育教学水平有了些许提高,2005年,我有幸评为学校首届学者型教师,奖励标准是在两年的任期内报销1200元的书籍费。这样一来,我又来神了,光在武汉听课期间,我就买了500多元的书籍,之后,我又与多家出版社联系,大量选购优秀的书籍。两年不到,1200元早已用完,还超支了不少了。不过,虽然是超支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既然爱上了读书,花再多的钱,一个字——值!


就这样,我的书籍越来越多,我已经拥有3000多册的藏书。我也徜徉在书籍的海洋里,不断阅读,不断成长。


阅读改变命运


    A.书到用时方恨少


虽然毕业于师范,但凭心而论,我的阅读量并不大。那时天真地认为,既然有了合格文凭,这一辈子也就不再需要读书了。可是1987年参加工作后不久,我就领悟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真谛。因为,我在教学时遇到了很多困难。造成这些困难的根本原因不定期是在我们知识水平上。三年的师范学习,虽然我们每一门功课都涉猎过,但是每一门都不精,这样的“全褂子”在承担具体的一门课程的教学时,所存在的缺陷就暴露无遗了。


当时,我教三年级,包班,每周有28节课。教数学问题不大,因为我一直都是理科成绩好,业务还可以,只是教学艺术的问题。最难的是教语文,阅读课与作文课成为其中最大的难点。教材分析还可以按教参上面的讲,但是每单元一次的作文教学我就感到为难了。因为我从读书起,一直怕写作文,现在要指导这些没有作文经验的学生去写好作文,我真的没有那样的本事。学校也提倡“下水作文”,我也试过,自我感觉并不比学生高明多少。对于他们的作文,我也无法很好地批改——哪里写得好,哪里写得不好,怎样才能写好,这都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怎么办?我开始反省,开始寻找出路。当时,由于小学老师不能参加高师函授学习,我们的路只有自考了。后来考虑到自考资料奇缺,便于1988年参加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专业学习。一学就是三年,直到1991年毕业。


在函授大学的三年里,我除了系统地学习书法史以及各种书体之外,还认真地钻研了王力教授的《诗词格律》一书,背诵了三百多首古诗词。这些让我这个以前并不爱好阅读的人开始喜欢上了阅读。这对我后来的自考与教学都有很大的影响。


B.十年辛苦不寻常


1991年函授大学毕业以后,我毫不犹豫地开始了我的自考之旅,考虑到自己的语文水平不高,也考虑到语文在生活中的应用更广些,我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


可以想象,我选择我最为薄弱的学科作为自己的自考学科,将会面临多少困难。好在我是抱着学点真本事,提高自己的语文素养的目的参加自考,这让我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考试。及格了,好,总算离胜利的彼岸又近了一步;没及格,也不要紧,至少我已经学到了一点知识。这样,我慢慢地学习着,进步着,没想到竟自考了十年之久。


自考,时间得有保证。我不打牌,除了写点字之外,也没有其他爱好,刚开始时,我几乎把全部的业余时间用在自考上。直到稍有成绩时,我才把时间匀一些写新闻和教研论文。除了教学,我就是看书,连走路也是这样,甚至骑自行车时也背教材。为了让自己随时有机会看书,我特意让裁缝给我做了两个大口袋,这样,书籍随时都带在身上,遇到外出学习,休息时,我就拿出书来读。骑自行车遇到了不记得的内容,我就马上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又看起书来,直到记往为止。


让我感到为难是没有资料,有时连教材也买不到。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不能参加辅导班,只能靠自学。遇到不明白的地方,硬是反复地读,直到把它弄明白为止,有时实在读不懂,也只好囫囵吞枣,待今后再来理解。如我考《文选与写作》时,开始并不知道还有一本写作学教材,我只是认真地读了《文选与写作》上下册两本书,结果没有及格。第二次买到了写作学教材后,由于没有考纲,不能准确地把握重难点,以至于没有把写作学概念记牢,导致又一次败北,痛定思痛之后,我干脆把写作学教材上所有的名词解释都抄了下来,装在口袋里一条一条地背,工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拿到了这门课程的合格证。虽然当时背下的条条框框是为了应对考试,可是后来我开始进行作文教学研究时,这些基本功却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这也应证了那句话:“功夫没有白费的,你用了几分的功夫,也就会有几分的收获。”


最困难的是考本科的头两年。那时我担任畈中小学校长,正好是我校作为全区唯一的一所农村小学参加全市等级达标验收,工作非常忙。我还教一个班的语文,此外还坚持写论文和新闻。这样,我每天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开始学习,正因为这样,我终于累倒了,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每天晚上12点多才勉强睡上觉,到凌晨3点又醒了,白天根本睡不着。每天就是睡这么三个小时。以至于参加自考时非常紧张,三个小时的时间,不到一小时就因实在受不住而提前交卷去看病,所幸的是,报考的《红楼梦研究》刚好及格。


十年辛苦不寻常,我真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我终于拿到了本科文凭,特别是在课堂教学方面更是完全改变了自己。


C.为有源头活水来


虽然是科班出身,但刚接触到小学教学时,我还是感到很困惑。独自钻研教材谈不上,只好人云亦云,有时连自己无法自圆其说,我产生了强烈的学习愿望。由于我的努力,1991年全区举行首届课堂教学竞赛,我在全乡里的初赛中获胜。当时考虑到自己语文教学实在不行,加之正好书法专业毕业,而小学写字教学又最为薄弱,于是我选择写字教学这个冷门,心想应该会给人耳目一新之感。正式比赛时,我按计划组织教学,自感效果还不错。事后评委说教学内容过多,最后只得了一个三等奖。虽然三等奖是普奖,参加了的都有份,毕竟是第一次获奖,心里还是高兴。


两年之后,第二届课堂教学竞赛开始了。这回是临时抽签确定教学内容,单独备课一小时后教出。乡里安排我去。那天,我抽到的内容是《收稻谷》。我反复读课文,再根据教参与教案备课。教出后,带队的乡领导说:“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结果也不用说,我名正言顺地“捧”回了三等奖。


再过一年,我担任教导主任。全区举行行政课堂教学竞赛。我这次参赛的内容改为自然课,自选的内容是《浮力》。课堂上,学生拿到做实验的材料后竞自由地“研究”起来,教室里乱哄哄的,虽几经吼叫,仍无力回天。最后只好败走华容道,“夺”个三等奖。


三年三次三等奖,让我苦恼不已。我在想,为什么课堂教学的关这样难过呢?我到底是不是一块教书的料呢?特别是全区行政会上,一位局领导说,有的乡场不组织预赛,年年派现人参加,又没有进步,更让我无地自容。不过,这也应了“知耻而后勇”的古训,我的犟脾气来了也不是闹着玩的。在哪里跌倒,就要哪里爬起来。我下定了决心。


要想自己能够成长起来,我觉得除了参加自学考试提升学历水平还不够,于是,自考的同时,我开始订阅教育报刊。我订阅了《湖南教育》《湖南教育报》《小学教学》等刊物,一有空就认真地读,认真地思索。这些刊物给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可以身在偏远的农村小学而与外面的精彩世界进行交流。慢慢地,我开始用另样的眼光看待课堂,我也发现自己对教材的理解深了,对课堂的把握能力强了。在全乡的统考中,我班的成绩也开始名列前茅,有一次竟考了个百分之百的优秀。我感受到了课堂教学以及课堂教学研究给我带来的快乐。我更加拼命地读书,拼命地思索,特别是为了提高作文教学水平,我还开始了新闻写作的有益尝试,效果也不错。正是由于我坚持阅读,并且自考、教研与写作齐头并进,我开始走上了成长之路。1995年,我被评为区教改先进个人。


让我走上成长快车道的还是进入中学教学后。1997年下学期,我毅然离开小学校长岗位,来到郭镇中学当一名语文教师兼教务员。这是一所全区最为偏远的农村中学,校领导非常重视教研工作,希望我能在这里带动全校老师成长。面对新的教材,我一次性找来六册语文书,认真地研读,并与同事们讨论。我订阅的《语文教学通讯》《中国教育报》《人民教育》等刊物以及购买的教育专著也让我的眼界更加开阔,我个人的成长速度更快。


让我扬眉吐气的就是那次比赛。2000年下学期,全区举行新教材新大纲教学比武,我校要派一名老师参赛。当时我们五位老师教一年级,可谁教不愿参赛。也难怪,我校是薄弱学校,语文又是薄弱学科,要在与区一中以及其他几所学校竞争中获胜,那简直是天方夜谭。我呢,人已三十有二,早过了竞赛的黄金年龄,而竞赛是提前两天抽签确定内容、顺序与班级,难度可想而知,再说自己担任教研组长,在组内也有威信,万一比赛又是一个三等奖,那怎么办?我们都推来推去,学校最后决定我们五位同上一篇课文,语文组的全体老师当评委,选出参赛选手来。结果,评委的意见非常统一,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教导处周主任抽签的水平真高,我这次比武与“4”结下不解之缘。内容是22课《扁鹊见蔡桓公》,顺序是星期四的第四节,班级是兄弟学校的44班,我风趣地说:“这次要么‘死’要么‘发’,只能背水一战。”我认真研读教材与大纲,试教后,老师们对这堂课进行了会诊,一位体育老师提出结尾处让学生写话难以把握,不如改为说好些。(我校教研气氛很浓,老师也很齐心,只要有参赛课,各学科的老师都来听课,提出自己的意见)当时并没有得到一致认同。晚上,我辗转反侧,突然眼前一亮,明天比武要想获胜,必须采纳这位体育老师的意见,因为这回是新教材新大纲比武,而新大纲中最大的特色就是改过去的听说为口语交际。于是,我在结尾处设计一个互动环节,即把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移至课堂,创设情境,让学生交际起来。结果一炮打响,以绝对优势夺得第一名。更有意思的是,第二年全区的课堂教学竞赛中,语文老师都克隆了这一环节,就连市直中学的一名教师也通过朋友找到我,问这篇课文是怎么上的。


这次的成功让我兴奋不已,我体会到,只有不断地追求,才会过好课堂教学关。不过,我也非常清醒地知道,这仅仅是一次巧遇罢了,如果抽签上其他课文,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要想成长课堂教学能手,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2001年,我通过竞聘调入城区的朝阳小学。这是一所年轻的学校,校长是特级教师,老师们年轻好学,很有实力。前四年,我表现一般,从中学下来,有一个适应过程,加之新课改,也一时找不到感觉,我的成长速度变得很慢了,我也为此苦恼过。慢慢地,我对课堂教学的驾驭能力提高了,课堂上也不时有些精彩之处,对语文教学也有了一些零碎的想法,我把这些写下来,每年竟然也有二十多篇在省以上刊物发表。特别是随堂课《新型玻璃》,一改传统教法,注重语感训练,得到我省著名语文教育专家李真微老师的充分肯定。他老人家写下点评文章《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与课堂实录一同发表在《湖南教育》上。


2007年下学期,学校派我去兄弟学校送教,我选定的内容是《鹿和狼的故事》,这次,我想进行大胆地尝试。一是不用多媒体,看能否上出语文味;二是单独备课,看能否完成任务。我把想法向领导与同事们汇报,大家都很支持。那次的送教很成功,我特意设计的给课文补充内容成为这堂课的亮点,《小学教学》的副主编杨清莲老师对实录与反思很欣赏,并把它发表在2009年第11期上。


多年以来,我一直在三尺讲台耕耘,也收获了不少。我三次被评为岳阳楼区教改先进个人,《小学教学》还在教坛明星栏目中予以推介。


写作成就未来


A:教研论文——七年七个三等奖


课堂教学得了三个三等奖,我在教研论文上还连续七年得了七个三等奖。我常想,我恐怕是岳阳楼区获得三等奖最多的老师了。


第一次荣获三等奖还蛮高兴。那是1991年,我参加全区举行的首届课堂教学竞赛时,按要求上交的一篇写字教学的论文被评为三等奖。虽说只是一个三等奖,但这在全乡还是很有开创意义的。从此以后,我每年都参加教育局组织的论文比赛。结果到1997年止,我每年都荣获三等然。直到1998年,我的《演好语文课堂的“开场白”》终于获一等奖。


论文获奖,固然是好事,但是,我还觉得不过瘾,我还想着让论文变成铅字。我的写作水平不高,教育教研水平也不高,要想实现这样的目标,其难度可想而知,不过,我知难而进,硬是闯出一条路来。


我先是认真地阅读别人的教学论文。我是这样想的,在读别人的论文时,如果我读不懂,这说明自己的水平还相差很远。如果我能读懂别人的论文,这说明我的水平也在提高。也是的,我们在读报刊时,常常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样的事我也经历过,我为什么就没有写呢?我的作法是有效的,在阅读大量的论文后,在不断提高自己课堂教学水平的同时,我也有了写论文投稿的冲动,也模仿着向报刊投稿。记得最先写的是《两画“喇叭图”》,发表在《岳阳教育》1993年第6期上。后来,我开始向更高一级的报刊,于是,《湖南教育》《科教新报》等刊物也有我的身影。特别是《中国教育报》,我2000年开始订阅,也试着投稿,但每次都石沉大海,这只怪我的水平太差,我也只能用“屡败屡投”来安慰自己。功夫不负有用人。五年后,也就是2005年下学期,我在《中国教育报》发稿4篇,其中“读者”版中发3篇,“研训在线”版中发1篇。正是这发表在“研训在线”的争鸣文章——《“教后记”当堂堂记》,引起了湖南省著名语文教育专家李真微教师的注意。李老师来到我校,组织“教后记”专题座谈会,最后,座谈稿发表在《湖南教育·语文版》2006年第4期上。


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对这句话有深刻的理解。因为,我正是从失败中慢慢地走向成功的。刚开始写教研论文时,我水平不高,也没有投稿经验,完全靠运气。结果,成功率很低。不过,在大量的失败中,我掌握了投稿的规律,在大量的阅读中,我揣摩刊物的用稿特点。这样,我的投稿命中率越来越高。从2005年起,我每年都有20篇以上的论文发表在省以上刊物上。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累计发表教育教学论文100多篇。2009年,我在省以上刊物发表教育教学论文25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一些学校也请我去做“怎样撰写教研论文”的专题讲座。在2007年全国远程教育研修中,我被聘为108班指导老师,在班主任的领导下,我们班被评为优秀班级,我被评为优秀指导老师。2008年编辑的内部资料《方西河教育教学论文集》也受到领导与同事的好评。


B:新闻采写——“豆腐块”的“四级跳”


“豆腐块”者,小新闻也。


说起来大家恐怕不信,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师范,我最怕的就是作文。无话可说,错别字连篇,反正,要说多差就有多差。初登讲台,我教三年级,起步作文我硬是指导不好,不说别的,自己的“下水作文”也写不明白。让我走上写作之路的“老师”还是自考。


我最早有写新闻的想法是读了《文选与写作》后。那是1992年,我考完《文选与写作》后,发现从写“豆腐块”起步是很多作家的经验。我并没有当作家的梦想,我只想把自己的写作水平提高,好让我当一个称职的语文教师。于是,199376日在新华书店买来一本《新闻采访写作》(范愉曾著),花一个星期它看了不知多少遍,再按照上面介绍的方法找新闻。结果,我写下的第一篇新闻《尹家队兴起卖菜热》713日在郊区广播电台作头条播发。这一下激发我的写作肖趣,一个暑假我有20多篇新闻被电台采用,成为全乡有名的“土记者”。后来,我发现光在电台发稿不过瘾,不能留下“文字根据”,于是,我又把眼光投向报纸,这样,85日,一篇不到200字的“豆腐块”发表在《岳阳法制报》中缝。


正是这样“神奇”的经历,我尝到了“天道酬勤”的甜头。后来,我的新闻越写越长,发表的刊物档次也越来越高,更没想到的是,我从区级电台的头条起步,连跳四级,在国家级刊物《中国儿童报》上发表了12个头版头条,成为该报在湖南省首个学生记者站的站长,四次被评为优秀通讯员,所指导的五名小记者被评为优秀小记者,从2005年至今,在全国20多家学生记者综合考评中,我站每次都名列第一。我站还荣获国家级“先进采访集体”称号,还被评为湖南省优秀文学社团,我也成为学生眼中的“方大记老师”。


“豆腐块”的成长经历让我的作文教学与众不同,无论是指导学生写身边的事,还是指导学生把一件事写清楚,我都能把自己的新闻采写经验运用到教学中去,特别是多年的写稿改稿的实践,我的要从“沙”里淘“真金”的作文批改理念也逐步被人认同。这样,学生对写作文没有了畏惧感,不但爱写,而且会写,已有100多篇学生习作在报刊发表。


多年的教育新闻采写中,我共发表200多篇新闻,六次被评为区教育宣传先进个人,一次获区新闻二等奖,一次获教育好新闻奖。2007年担任远程研修指导老师时,我还在每天编发的班级简报上发表新闻,从而成为全国首个“随研记者”,教育部远程研修办新闻组还编辑了《方西河研修感悟集》在全国推介。同年下学期,岳阳楼区骨干教育定期定点示范教学活动得到上级的充分肯定,我采写的《走近片区教研共同体》全文10000字,发表在《中小学素质教育》和《新课程报》上。2009年,我在《中国儿童报》发表4个头版头条,在全国名列榜首。


C.专著写作——一日四千我也能


在新闻采写与教育教学论文写作中,我的写作速度与写作水平逐步提高。在领导与朋友们的关心下,我参与了《生命与健康》教材、《小学生法律教育读本》《教师素质论》和语文出版社教学用书的编写工作,都得到好评。


2007年,我申报了区级小课题“教育写作促进教师专业成长”。在研究过程中,我得到了多方的帮助,同时还应邀到一些学校作教育写作专题讲座。在这些思考与积累的基础上,2009年下期,我决定开始写作我的专著《写成一位名师——教育写作经验谈》,得到了学校领导与同事们的大力支持。这本书由写作经验与例文组成,例文是已经发表的100多篇论文,因此,我只需要完成近50000字的写作经验便可以了。11月上旬敲定24个小标题后,13日晚便开始写作。当晚就写完前两个部分的内容,共计4000余字。这让我感到惊讶。于是,我下定决心,每天完成4000字的写作任务,工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完成50000字的写作任务。在多方征求意见后,我又用最快的速度完成22万字的全部书稿。


20108月,我的专著终于出版了。学校举行了隆重的首发式,岳阳各媒体都予以报道。此书在岳阳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比中荣获优秀奖。各学校也此书也表现出极大热情,岳阳市直、岳阳楼区的中小学校更是表现出高度的热情。像湖南民院附小、岳阳市金鹗小学、岳阳市湖滨学校、岳阳市洞氮小学、岳阳楼区新路口小学等30多所学校,都是人手一本配备,还邀请我去做专题讲座。一年来,我在各学校讲座近50场,元月13日还被邀请去中南大学铁道附小讲座,自己终于走出岳阳,影响更多的老师。省外的情况也很有特色。黑龙江、吉林、河北、四川、重庆等地的老师们纷纷汇款购买。浙江省安吉县上墅私立高中负责教研的余广寿老师从报纸上看到我出书的信息后,购买37本作为奖品奖给老师,还在学校编辑的校刊中三次予以推介。


特别令人意想不到的,我的教育写作与讲座得到了《湖南教育》编辑的高度关注。201011月,编辑部派记者前来采访,1219日,为先在线在首页以特稿的方式予以推介,标题为《岳阳有个教育写作“带头大哥”》,在全省产生较大的影响。


 


书籍助我成长。我的成长故事也得到各级媒体的关注。20088月和9月,《岳阳晚报》两次以《三十年报刊情》和《以读促教的好园丁》为题进行报道。20089月,《长江信息报》又以《铁杆报迷珍藏本报合订本》为题进行报道。2009年元月19日,《团结报》又以《民进会员方西河:“老报迷”带动“小报童”》为题进行报道,201153日,《团结报》又以《民进会员方西河:一次送上门的讲座》,816日,《团结报》再一次以《民进会员方西河:让每个学生都能快乐写作》为题进行报道。715日,《洞庭之声》以《他被人称为岳阳最牛语文教师》为题进行报道。我与学生一起读书的故事《岳阳晚报》也分别于20095月和11月报道。这些都让我倍感骄傲,同时,也更加激励着我继续努力。我想,我会让书香伴随我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