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三读话收获(书评)


一书三读话收获


——姜宗福新著《中华汉字随笔》读后


我敬佩姜宗福先生,并非因为他曾炮轰张艺谋、高房价以及揭露官场潜规则,而是因为他思维方式与众不同,确确实实是一位有思想的学者。329日,我应邀去湖南民族职业学院给学通社的记者们讲《校园新闻采写的方法与技巧》时拜访了他。他送我新作《中华汉字随笔》,我认真地读了三遍,颇有收获。


说句实在话,我辈虽为一介书生,且拿到中文本科文凭,但所读的辞书却非常有限,仅仅局限于《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及《成语词典》之类,后来想提高自己的汉字素养,也曾读过《今日一字》等,但正统又规范的解释难以激发阅读兴趣,读过之后所记甚少,这无疑是一件遗憾的事。至今,我对汉字的渊源知之甚少,更不用说对汉字有所研究了。


而这次却不同,拿起书来我一口气便读完了几十页,之后便欲罢不能。所读之处,章章无枯燥乏味之弊,每每有豁然开朗之感。我想,这正是作者过人之处。这本书之所以能有如此魅力,关键是作者“以史为佐料,用汉字熬汤”,把汉字与历史、知识与人生哲学融为一体,让人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了解汉字之源、品读历史风云、领悟哲理人生。


一读明字理。汉字源远流长,甲骨文、金文、篆书中,都能非常清楚地看到汉字最为原始的印记。当隶化继而楷化特别是简化之后,汉字距离原始的印记越来越远,以至于很多汉字因“理”由不充足而让人难以理解。作者以许慎的《说文解字》为基础,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再加上自己的考证,提出自己的观点,特别能让读者信服。如“阁”,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其本义为古代放在门上用来防止门自合的长木桩。接他的说法,原始的阁仅为房屋的一个配件。作者认为不够准确。因为“各”在甲骨文中由一只脚趾朝下行走的“脚”和表达思想、说话的“品”组成。“阁”表示门内供小场说话、走来走去思考问题,或者内心焦虑的人逗留的偏僻房间。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作者紧接其后对与“阁”相关的一些词语的来由进行解说:古代女子地位低,未出嫁前轻易不能见人,活动空间就在屋内一间偏僻的小房,称之为闺阁;出嫁走出这间小房,称之为出阁。


特别值得称道的是,作为“中国第一部‘散文式’现代汉语字典”,作者一改其他字典词条按序排列且缺乏关联的作法,以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为依据,将相关词条有机地组合在一起,极为恰当地体现了“字不离词、词不离句”的汉语言学习规律,使枯燥乏味的字典变成读起来津津有味的散文。读者在轻松自如的阅读中同样轻松自如地理解了词语,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在暗无天日(形容社会极端黑暗)的战争年代,暗杀(乘人不备进行杀害)和暗害(暗中杀害和陷害)是政治斗争的惯用手段;在百废俱兴的和平年代,则多以“暗器”(暗中投射的使人不及防的兵器,如镖、袖箭等,多见于早期白话)伤人,杀人于无形。有一位地级市场的市长得罪了某乡官,乡官将仇恨暗记(暗暗记住;秘密记号)在心。某年,恰遇乡官司所在的乡被定位为全省村支两委海选试点乡,一时几十家媒体云集,受到全省关注。乡官司暗地里(私下;背地里。也说暗地)拼命活动,乘机报复,为那位市长的晋升大筑暗坝(不露出水面的坝),大造暗礁(海洋、潇洒中不露出水面的礁石,是航行的障碍。比喻事情在行进中遇到了潜伏的障碍)、暗滩(不露出水面的石滩和沙滩)。选举结果揭晓,有三十三票选举该市长担任村支书,有四十八票选举该市长担任村长,暗射(影射)了其水平低,只适合担任村官。那位市暗沟(地下的排水沟)里翻了船,从此一蹶不振,仕途暗淡(光线昏暗;不光明;不鲜明)。


这个故事中,作者将八个与“暗”相关的词语串联起来,天衣无缝,显示了作者娴熟的语言运用技巧,令人叹服。


再读晓历史。既然是“散文式”的现代汉语词典,就得让词典有可读性。为了突出这个特色,作者可谓煞费苦心,把一个个看起来与历史无关的汉字放入风云变幻的历史之中,将一个个历史人物与事件推到读者眼前。全书收录61个汉字,按音序排列,首当其冲的就是“阿”。作者并没有急着讲解“阿”字的起源与意义,而是由我们耳熟能详的“扶不起的阿斗”说起,把读者带到河洛文化的发祥地邙山,与这位在国人心目中永远是懦弱无能、即便有人帮衬也做不了大事的人对话。之后,一个个影响着历史进程的风云人物来到读者跟前,像道光皇帝、北洋军阀吴佩孚、蒋介石、明永乐皇帝朱棣和崇祯皇帝、滕子京、屈原、左宗棠、郭嵩焘等。与此同时,一桩桩历史事件也被推到读者面前,像郑和下西洋、鸦片战争、长沙“文夕大火”等。读着这些文字,就仿佛在读着一本浓缩了的中国历史。


当然,作者在叙述历史的时候,并不是简单的照搬历史,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像在讲“年”字时,有个小标题是“我说,年是中国的表情”。作者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将新中国成立成来的各个年代作了一番梳理,提出自己的观点。1949年被称为“解放年”,那一年,中国的表情是“解放”;50年代被称为“生产年”,中国的表情是“跃进”;60年代被称为“文革年”,中国的表情是“革命”;70年代被称为“摘帽年”,中国的表情是“拨乱反正”;80年代被称为“春晚年”,中国的表情是“共同致富”;90年代被称为“改革年”,中国的表情是“改革开放”;21世纪被称为“数字年”,中国的表情是“和谐前卫”。对中国现代社会如此概括,不能不令人佩服。


三读悟人生。作者以《用汉字为我疗伤》为序,介绍了自己的创作动机及过程,不难看出,该书也是作者人生的写照,蕴涵着深刻的哲理。像“挨”字中讲出身不好的父亲虽然历经磨难,但对生活从来没有半点怨言;“恨”字中讲自己读中学期间因教导主任泄私愤差点被开除,晚上由父亲暂时领回家的路上喊着教导主任的名字放声大叫“我恨你!”得到的却是十倍的回应。“乡”字中讲1981年父母落实政策举家迁往县城,搬家的卡车即将启动的那一刹那,动乱岁月里对他们家欺负最狠挪户人家的母亲突然从家里追出来,没有言语,只是紧紧抓住母亲的手号啕大哭;“滴”字中讲自己五年级快毕业时因贪玩把书包弄丢,一位老奶奶送我书包,十多年后,并不富裕的我给这位老奶奶考上大学却没钱上学的外孙女送去五千元。“雨”字中讲爷爷对雨神的宽容等。


除此以外,作者在叙述的时候,也常常发出感慨,堪称哲理名言。如:“瓷薄如纸,指的是柴器;命如纸薄,示的是众生。生命如柴瓷,理应细心呵护,倍加珍惜。”“国破保家,战乱盼家,病中恋家,狱中想家……原来,家是味道始终在灾难的背后。”“珍惜生活,追着快乐竞跑,才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亡’‘口’‘月’‘贝’‘凡’,横看为字,纵看为‘赢’。横看输赢,成者王,败者寇;纵看输赢,输亦赢,赢亦输。横看成岭侧成峰,输赢纵横才是人生。”


总之,在所读到的辞书中,这本书无疑是最有特色的。我的收获远远不止以上三个方面,但这三个方面是最主要的,至于体会是否中肯,那就得请姜宗福先生及各位方家批评指正了。


载《湖南民院报》2012年第4期,10月14日拿到样报。

书评——从自己的实践中提炼写作经验

 


从自己的实践中提炼写作经验


——评《写成一位名师——教育写作经验谈》


余三定


方西河的《写成一位名师——教育写作经验谈》(广西美术出版社20108月第1版),在众多谈写作的书中显得很有独特性,是一本颇为别致的书,那就是书中的写作经验、看法和观点都是著者从自己的写作实践中总结、提炼和概括出来的,所以使人感到真实、真切、生动、鲜活,颇能给人以感染、启发和帮助。


《写成一位名师》全书主要包括选题、写作和投稿三大部分的内容,著者在三大部分内容里再列出20个小专题,初步构建成了一个具有一定系统性的有关教育写作的知识构架。书中的每个小专题都是先总结、提炼某一方面的写作经验,接下去是附录若干篇著者自己已发表的、与本小专题密切相关的文章。整体地看便是,正文统率附录,附录为正文提供依据和支撑,正文与附录两者之间形成一种有机的紧密联系。比如书中第二个小专题“写作之源在课堂”,著者在正文中从自己长期的写作实践中总结出如下的话:“我把根深深地扎入课堂之中,不断探索,不断收获,课堂教学与教育写作齐头并进。”接下去是《〈新型玻璃〉课堂实录》《适时补白,创造高效的阅读课堂——〈鹿和狼的故事〉课堂实录及备课历程》《〈两小儿辩日〉课堂实录及评析》等几篇附录作印证,作论据。这样,读者就自然地接受了“写作之源在课堂”的经验和观点。


由于方西河是从自己的写作实践提炼写作经验,所以其在书中所拟的小专题很能切合实际,都是一般写作爱好者容易遇到、希望得到解答的问题。当今时代,报刊业越来越发达,报刊及至睦社会机构的征文活动不进举办,许多写作爱好者会比较积极参与征文活动,著者自己也成功地参加过多次征文活动,于是著者在书中写作了第十七个小专题“征文写作有窍门”。该小专题的正文中概括地写道:“征文写作要视角独特,内容扎实,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快’,要在第一时间完稿,这样才能保证编辑在收以稿件较少的情况下读到你的文章。”接下去是附录著者自己已发表的四篇征文,分别是《见证奥运的羊毛衫》《以诚相待能“闹”的家长》《关于对“小升初”操作程序进行改革的建议》《治治语文教学的“近视病”》。可以说著者在这里提供的“窍门”的确是富有启发性的。其他如“关注特色出精品”“说话就是写文章”“换个角度写新篇”“百字小稿价值多”“编辑指点是个宝”等等小专题,看得出都是著者经过认真总结、深入思考、用心推敲拟出的有意义的题目。


从语言表达上看,《写成一位名师》总体上是朴实而不乏生动,读起来使人感到简洁、流畅,同时内中也有若干机智而别致的笔墨。书中第二十个小专题“退稿信中有玄机”,其正文中就用较多篇幅引述他人的短文《“退稿信”寄语》,“退稿信”被拟人化为第一人称,显得幽默而有感染力。第十一个小专题“说话就是写文章”在开头写道:“多年的实践让我明白,写作其实就与说话一个样,怎样说就怎样写,没有什么区别。”接下去著者没有像其他小专题一样主要以自己的写作实践作例证,而是主要引用别人的成功例子(其中包括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这样的名篇)作论据。这样既增加了说服力,又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模式化。


 


作者单位:湖南理工学院


作者系湖南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中文系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