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两个字好辛苦

“语文”两个字好辛苦


掐指一算,参加工作已有20年。回看来路,还真的蛮曲折,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我想,个人的成长经历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于是,我想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与志同道合者分享。


“豆腐块”的“四级跳”


说起来大家恐怕不信,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师范,我最怕的就是作文。无话可说,错别字连篇,反正,要说多差就有多差。初登讲台,我教三年级,起步作文我硬是指导不好,不说别的,自己的“下水作文”也写不明白。没有办法,我只好在读完三年书法函授大学后再参加汉语言文学专业自学考试,硬是哪里最差就要从哪里走出来。记得1992年考完《文选与写作》后,我发现从写“豆腐块”起步是很多作家的经验。我并没有当作家的梦想,我只想把自己的写作水平提高,好让我当一个称职的语文教师。于是,199376日在新华书店买来一本《新闻采访写作》(范愉曾著),花一个星期把前半部分——“新闻采写”看了不知多少遍,再按照上面介绍的方法找新闻。一找就找到了新闻,原来新闻就在我家里。我妈妈卖了上十年的菜,前一年,农村结构调整,我们队卖菜的人多了起来。于是,我写下《尹家队兴起卖菜热》,713日送到郊区广播电台,想不到,当天下午就作头条播发。这下就来了神,我一个暑假就忙着采写新闻,一共被采用了20多篇,成为全乡有名的“土记者”了。后来,我发现光在电台发稿不过瘾,不能留下“文字根据”,于是,我又把眼光投向报纸,结果,85日,一篇不到200字的“豆腐块”发表在《岳阳法制报》中缝。拿到样报,我不知读了多少遍,还把它剪下来,塞在工作证中“珍藏”。那份文理不通后经编辑老师斧正的初稿也被当作“文物”收藏下来。一遇到那些说自己写作水平不高而对写作望而却步的同事,我就现身说法。这份“文物”也不知引导了多少人,可惜爱人不识货,最后把它当废纸扔掉了。


正是这样“神奇”的经历,我尝到了“天道酬勤”的甜头。后来,我的新闻越写越长,发表的刊物档次也越来越高,更没想到的是,我从区级电台的头条起步,连跳四级,在国家级刊物《中国儿童报》上发表了三篇头版头条,成为该报在湖南省首个学生记者站的站长,三次被评为优秀通讯员,所指导的三名小记者被评为优秀小记者,2005年底,在全国20多家学生记者综合考评中,我站名列第一。我也成为学生眼中的“方大记老师”。


“豆腐块”的成长经历让我的作文教学与众不同,无论是指导学生写身边的事,还是指导学生把一件事写清楚,我都能把自己的新闻采写经验运用到教学中去,特别是多年的写稿改稿的实践,我的要从“沙”里淘“真金”的作文批改理念也逐步被人认同,这不,已有很多名学生在报刊发表习作,我也被聘为《科教新报·教育周刊》的特约评报员。


三年三个三等奖


我的课堂教学早就全区有名,不过不是好名,而是坏名。


参加工作前八年,我曾三次参加区级课堂教学竞赛。结果,每次都是三等奖——鼓励鼓励而已,来的都有份嘛。以至于得到了教育局一位领导在校长会上不点名的批评,说多次参加,也没有进步。不过,我也没有气馁,仍然是那句话,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我从1995年起,每年从有限的工资中自费订阅《湖南教育》《湖南教育报》《小学教学》《小学语文教学》等报刊,记得《湖南教育》1996年第二期发表《汨罗素质教育大写真》的长篇通讯,我一口气把它读完,对照自己十年的实践思考自己是不是在搞素质教育。后来,我又订阅了《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等报刊,视野开阔了,备课轻松了,上课有套路了,连评起课来也有板有眼了。


2000年语文新大纲颁布,我正好教初一,使用的也是新教材。11月,区教育局组织新教材新大纲教学比武,我所在的中学是全区有名的薄弱学校,在如林的高手中,我准确地吃透新大纲中的“新”字,把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搬进课堂,把口语交际很好地落实在语文课堂之中,从而打开了语文课堂教学的新天地(评委语),获得惟一的一等奖。有趣的事,第二年教育局“金钥匙”教学比武中,参赛教师都“克隆”了这个环节。


在课堂教学水平提高的同时,我的教研论文也开始收获。起先,我也是写“豆腐块”,我的第一篇小论文就是发表在《岳阳教育》1996年第6期上的《两画“喇叭图”》,只有366个字。后来在《岳阳晚报》教育版灯下笔谈栏目中发表了几篇小言论,也是“豆腐块”,就是从这些小“豆腐块”中起步,慢慢地,我的论文越写越长,越写越多,采用率也越来越高,就连我以前常用“屡败屡投”来安慰自己的《中国教育报》,也被我敲开了大门。2005年下学期,我在《中国教育报》发稿4篇,其中读者版中发3篇,研训在线版中发1篇。正是这发表在研训在线版的争鸣文章——《“教后记”当堂堂记》,引起了湖南省著名语文教育专家李真微老师的注意。李老师来到我校,组织“教后记”专题座谈会,最后,座谈稿发表在《湖南教育·语文版》2006年第4期上。在第3期上还发表了我的随堂课实录《新型玻璃》以及我省著名语文教育专家李真微老师的点评文章《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让我似乎摸到了语文教学门径。这么多年来,我共计发表教研论文80余篇,还在市区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以及一些学校做过《怎样写论文》的专题讲座。我也被评为岳阳楼区学习型教师。


“语文”两个字好辛苦


回想二十年来的语文教学实践,我只能用这个标题来概括我的感受。我在很多地方都讲过,我教语文,走的是“从‘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这里的“农村”自然是指新闻写作之类的边缘学科,“城市”指的是语文教学。我教语文,是完全从零开始的。一是自己的语文素养不高,学习语文几乎没有什么成功的经验;二是长期在农村小学工作,吸收的正确的观念太少(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学期,语文数学一共刻了二十多份试卷,效果仍然不好)。这些给我的教学带来很来很大的麻烦。记得1992年第二次参加区教学竞赛,提前一个小时抽签,我抽的课文是《收稻谷》。下课后,带队的领导说:“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这是肺腑之言,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语文课,到底老师要干什么?”


正是带着这个问题,我开始了漫长的探索之旅。很有意思的是,这期间,自己竟然成为自己的研究对象了,并且,这种研究办法还真管用。


比方说,我从初中开始就不爱看课外书,特别是很长的文章,我更没有兴趣,以至于读师范时学《狂人日记》,跟着教师走我竟不知教师已经上到哪里去了,在印象中也只有一次举手发言的经历。后来,我参加自学考试,教材一遍又一遍地读,慢慢地,我爱上了看书,如今已经成为有名的“书虫”,一日不看书便不舒服。我的语文水平也是在十多年的“课外阅读”中提高的。于是,我总结出一条经验:语文学习,不能没有课外阅读。正好,我也读到了一些语文专家这方面的文章,这些更坚定了我的信心。这样,我现在的语文教学中就特别注重课外阅读了,同样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2004年上学期,《狼牙山五壮士》从人教版讲读课文中删除,有人提出异议,我撰写的争鸣文章《墙内损失墙外补》发表在《科技导报·教育周刊》上,正式表明自己对课外阅读的看法。


比方说,我的作文写不好,一见它就头疼,这正是语文水平差的学生的通病。我通过自考,发现大量有品位的阅读后,作文水平“自然”会提高。但如果把希望都寄托在“自然”上,那效率太低了。再加上我写新闻也是按葫芦画瓢,从最简单的模仿开始的,写好一篇新闻都要进行认真的采访。于是,我又总结出一条经验:作文从模仿开始,作文离不开采访,作文离不开阅读。这里面把“采访”引入作文教学中,解决了学生没话可说,无法写好细节的难题,让很多学生受益匪浅。同时,为了解决作文水平“自然”提高效率太低的难题,我把读与写结合起来,主张“变作文课指导为阅读课指导”,在每一堂课是都要引导学生思考作者是怎样写好这篇作文的,从题目到字词句,再到篇章结构,都要灵活地研究一番。结果,作文训练次数多了,难度降低了,学生有“法”可依了,效果自然就好了。在这样的探索中,我又体会到,这些,其实就是在进行“语感”训练呀,这不正是新的课程标准中所强调的“语感”在语文课堂中的体现么?这样,我的语文课,非语文的成份少了,“语文味”浓了,不信,《新型玻璃》就是一个例子。


二十年的语文教学实践中,我不断地探索,不断地进步,期间,我得到了很多领导与同事的帮助。特别是邹武佑老师和李真微老师。邹老师在我获区教学比武第一名之后上的观摩课上说:“方西河老师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教学风格。”这让我在汗颜之后惊讶,这就是我的“风格”么?李老师在点评我的课堂实录后说:“你悟性好,也肯用功,就这样努力吧,会有收获的。”还把自己的论文剪贴本借给我,让我天天有机会与名家对话。这些正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


载《湖南教育·语文教师》2007年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