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我心飞翔——105班学生原创作品集》


从教24年来,我一直教语文,作文教学一直是我研究的重点。


究其原因,是因为我的作文水平一直不高,读书十多年,小学、初中、师范,我最怕的就是写作文,切身体验告诉我,写作文是孩子们语文学习的难点;参加工作以后,我最怕的就是教作文,一个不知道如何写作文的老师要教好作文,这确实是一个难题。


知难而上。我参加自学考试,一考就是十年;我自学新闻采写,一写就是十八年;在这其间,我一直摸索着如何写好教育论文,尝试着改变作文教学方式,我的写作能力和作文教学水平也“比翼双飞”,渐入佳境。回头来看,我发现作文其实并不难,作文教学其实也不难。


    作文也好,作文教学也好,首先要解决“写什么”的问题,说白了,其实很简单——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嘛。经历了什么事,你把它写下来,就是作文。


其次要解决“怎样写”的问题。长期以来,语文教学存在两个误区:阅读教学只管学生的“读”,不管学生的“写”; 作文教学只管“怎样写”,不管“写什么”。从实践中,我体会到阅读教学时要把读与写结合起来,让孩子们既知道写了什么,怎样写的,还去探索一番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能不能换个方式写;作文教学时,我把采访引入课堂,让学生担任小记者,解决了学生没话可说,无法写好细节的难题,让很多学生受益匪浅。


还有课外阅读,长期以来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学生所读不多,积累有限,要想自由表达,那只能是天方夜谭罢了。我2002年提出“读书好玩”的口号,带领学生书海畅游,激发想象。2008年接手105班后,我也“引狼入室”,拉开课外阅读的序幕。之后策划了一系列活动,学生的阅读习惯得到了很好的培养,语言、文学素养丰富了,写作水平相应得到提高。


20108月,我的专著《写成一位名师——教育写作经验谈》出版后,有学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老师,我们能不能写书呀?”我肯定地回答了他们,之后,便开始策划学生写书这项活动。2010年寒假,我布置了写书的寒假作业,要学生确定书名,编出提纲,并完成前五章的写作任务,开学后继续完成创作。想不到,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他们陆续完成了任务,一般的有五六千字,最长的竟长达两万三千多字。看到这些作品,我很欣慰。


孩子们今天的作品也许还有些稚嫩,但内容广泛,来源于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他们在书中表现出来的想象力,是我们成年人永远无法企及的。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梦有多美,就能飞得多远。这次的创作活动正好诠释了这个道理。


以上,我谈自己的学习和教学比较多,作为这本书的序言好像不太合适。但是,我的经历其实也就是作文的摸索与体验,还有,仔细去看的话,从我的经历中是不是还能体会到写好作文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呢?


                                                                     20115

朝阳小学40名学生写百万字著作


朝阳小学40名学生写百万字著作



“其实孩子的潜力是无穷的,只要你给他一双翅膀,他就能翱翔蓝天。”为了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激发孩子的创作潜能,去年寒假,朝阳小学五年级的班主任方西河给班上学生布置的寒假作业为写一本书。



本报讯(记者 丁瑜)“其实孩子的潜力是无穷的,只要你给他一双翅膀,他就能翱翔蓝天。”为了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激发孩子的创作潜能,去年寒假,朝阳小学五年级的班主任方西河给班上学生布置的寒假作业为写一本书。


小学生写书?许多孩子把寒假作业告诉父母后,引来了父母的质疑声一片。“我自己是一个文字工作者,我明白写作过程的艰辛和困难,要一个小学生写一本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听到女儿说要写一本书时,一位家长打电话这样告诉方西河。


然而,虽然家长质疑,但方西河依然坚持学生作业必须得按时完成。3个月后的今天,孩子们都把自己写的小说交给方西河。“看到这些小说,我真的有点欣喜若狂,小说里面充斥的天真烂漫、童真以及天马行空的想象是成年人作品里面所看不到的。”方西河说,孩子们写的小说分为童话、校园小说、玄幻等类型,最多的竟然写了3万字,所有孩子的著作加起来竟有百余万字。家长们的态度也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纷纷给自己孩子写的书题序,记录孩子创作小说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据了解,方西河打算把每个学生写的书集结起来,出一个班级合本。目前已经联系出版社,进入第三次校稿了,班级合本将在6月底出版。



作者:丁瑜

修正:童滢滢 组稿:童滢滢

来源:长江信息报(2011年6月23日) – A11 教育周刊

“用我这双膝换你一次认错” ——一场由教师给学生下跪引发的讨论

本期策划 赖斯捷


 


    编者按:20101120日,《潇湘晨报》一则教师给学生下跪的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娄底某高中教师在课堂上发现两个学生正在下五子棋,于是当场制止。是时一人停了下来,而另一个则完全视老师为无物,并示意同学继续下棋。老师拿着教鞭指着,叫其站起来。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学生竟一把夺过教鞭,然后对老师一顿“暴打”。还说教师应该纳入服务行业,他交了钱,是来享受服务的。虽然最后学生在教室低声道歉了,但只字未提对不住老师。然而,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在学生检讨完后,老师突然跪下,大声对班里同学说:“我谭某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这双膝上跪天下跪地,中间只跪我的父母。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向你们下跪认错了。”此事通过媒体报道,迅速传播。有替老师抱不平,声讨事件主角的;也有为教师为教育感到悲哀的;还有的认为这是教师话语权、惩罚权缺失所导致的尊严沦丧。本期特组织专题讨论,以期廓清笼罩在这起事件上的迷雾,正本清源,维护教师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尊严。


 


 


林日新(武冈市泉塘中学):


  看完这则报道,我很想对“不耻下跪”的老师说:无论你出于何种目的,出于何种情况,这都属于不该发生的事情。更何况作为一名老师,你在自己认为都没有错的情况下向学生道歉,这本来就有悖教育原则。尤其,你还希望通过自己的下跪行为,震撼和唤醒孩子们,这更是与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的。你何错之有,却要下跪认错?这说明你有点懦弱,但懦弱不是你的错,这是当今社会的大环境使然,当今中国教师地位“天天在升高”,可教师尊严却愈来愈低,在社会上,教师简直成了软弱可欺的代名字。


 


王勤(望城县二中):


  说心里话,我不赞成老师给学生下跪,我认为这种教育方式不可取。为什么呢?一是因为老师和学生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应该相互尊重。我们不必过于强调师道尊严,但是也没有必要矮化自己。下跪就是刻意降低自己的尊严。一个没有尊严的老师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下跪也许一时半刻对学生有触动,也能唤醒学生的良知,但是它给学生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不跪着教书》的作者、特级教师、杂文家吴非说:“想要学生成为站直了的人,教师就不能跪着教书。如果教师没有独立思考的精神,他的学生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二是因为尊重和爱护学生绝不是姑息和迁就学生。在这个事件中,如果这个学生明明做错了,老师要做的就是理直气壮地要求学生纠正自己的行为,不能让他一错再错。学生如果执迷不悟、冥顽不化,那么,老师可以采取批评甚至惩戒的手段,让学生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只要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并且注意方式方法,对极个别“问题”学生进行适度的惩戒没有什么不妥。


  下跪则不同。它不是要求,而是低声下气的乞求,是对学生错误行为的一种变相纵容,并且这种方式使用了之后,其他的教育方式就没有多少可选择的空间了。下次碰到类似事件该怎么办呢?难道能一跪再跪吗?如果我们的教育手段窘迫到只剩下下跪这一种,那么,这种教育无疑是失败的。


 


龙启群(新田县一中):


  我觉得,谭老师这一跪,如果不是一时头脑发热的偏激之举,就很有作秀之嫌。尽管时代不同了,但“传道、授业、解惑”这一教师的基本职能并没有改变,当然,“道、业、惑”的内容及“传、授、解”的方法、技艺发生了根本改变。培养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教会学生做人、立世、生活的本领、技能,熏陶学生的高尚情操,是我们应该始终坚持的教育目标。教育是一种常态性的工作,容不得头脑发热的偏激行为,“作秀”也于事无补。


  尽管目前社会上对教师行业有这样或那样的非议,辱骂、殴打教师的恶劣行径也时有发生,但教育部2009年印发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在工作量、待遇及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利等方面加强了保障性规定。给学生下跪,等于主动放弃了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力,也不利于促进“教师成为受人尊重的职业”。


 


吴谋(会同县一中):


  为什么大家要把谭老师的这一举动理解为“偏激”“作秀”?师道尊严的沦丧,是一种现实,我们要想维护,就必须做些什么。谭老师出于无奈下跪,首先不论偏激与否,他至少是在为维护师道尊严做着自己的努力,仅此,就应当肯定他。其次,我以为,下跪不失为良策之一种。因为那两位学生虽然做了检讨,但现实中报复老师的凶案也时有发生;当一个人生命中不能避免危险或生命威胁不能完全解除时,下跪也许就是维护生命安全与尊严的最佳方法。国人皆知,韩信受胯下之辱,成就了刘邦的大业;司马迁忍宫刑之痛,成就了彪炳千秋的《史记》;还有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现任巴西总统罗塞芙都为国为民曾经身陷囹圄……相比之下,下跪又算什么。真理的晨光必须经历黑暗的创痛,做好教育工作任重而道远!跪下的只是膝盖,维护的却是生命安全、道德光芒的尊严,所以值得钦佩!毕竟,学生是我们“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未来。


 


刘永中(邵阳市洞口县古楼中心学校):


  中国古有跪拜之礼。古人席地而坐,当向客人致谢时,为了表示尊敬,“引身而起”,便变成了跪,逐渐形成了日常生活中的跪拜礼。跪拜所表达的意思,大致有三类:一是感激、尊重;二是激励、警示;三是谢罪、忏悔。那么娄底一中这位老师的这一跪,它又是表示什么?我理解为,激励和警示学生。在一些普通的方式未能奏效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些特别的人和特别的方式来唤醒那些暂时迷失的心灵。但是,这种特别的方式是需要牺牲和勇气的。海口市琼山区旧州镇中学校长周常德就曾多次在全校师生面前双膝跪地,大声呼吁学生们要好好学习。尽管非议颇多,压力重重,但他的学生们却肯定了他,且更尊重他。所以,跪下去的不一定就是屈辱和奴从,而是坦诚和勇敢。那些说他“偏激”“作秀”的,真正到了这一情境下,未必就有谭老师这种“作秀”的勇气。


 


张杰(湘乡市毛田镇炽炳学校):


  即便不是“作秀”,教师给学生下跪,也令教师颜面尽失。它与“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相背离,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教师抓不好课堂纪律、管不住学生、完不成教学任务、在学生面前无尊严等负面影响。


  俗话说:“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要学校、班主任、科任教师用爱心去教育、感化、挽救孩子,做学生的良师益友,学生就不会扰乱教师的正常教学秩序,更不会对教师拳脚相向了,所谓“亲其师,信其道”也。俗话又说:“不怕官,只怕管。”只要学校树立好遵守纪律、认真学习的好榜样,并且制订好各项规章制度,学校领导和每位教师都认真地管理好学生纪律,学生就不敢胡作非为,更不敢殴打教师了。更关键的是,教师如果把课堂设计得精彩生动,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学生会有心情去下五子棋吗?


  


曹先华(永兴县樟树中心小学):


  张老师的观点,我很赞同。学高为人师,德高为人范,这是真理。要教育好学生,除了严格要求之外,老师本身得有“打铁还须自身硬”的本领,要让课堂成为学生快乐学习的知识殿堂,让学生从心底佩服你。这样,学生一定会爱屋及乌,喜欢上你的课堂。如果老师在学习上给予学生耐心的指导和帮助,生活上对学生嘘寒问暖,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对他们关爱、负责,那么,拉近师生距离,维护师道尊严就不会是难事。达到了这种境界,学生想犯错误都找不到立足点,更不会出现老师跪对学生的尴尬场面。


 


周芳元(浏阳市小河中学):


  诚如张、曹两位老师所说,在这一起下跪事件中,我们没有必要纠结于行为本身的是非对错,我们应当反思的是,如何让课堂更吸引孩子们?首先,教师要以精湛的教学技艺吸引人。其次,要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尊重是前提,要想获得学生的尊重,得首先尊重学生,教师时时能以身作则,以德化人,教会学生换位思考,自然能润物无声,将对立情绪消弥于无形。再次,教师要以博大的胸襟感动人,我们爱学生,我们处处为学生着想,我们的学生是不好意思跟我们作对的。


  还有一点也需要思考,即我们的课堂怎样才能有效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我的意见是,教师在教学时,应从学生的内在需求出发,激发学生主动学习的兴趣。有了这些,我们的学生又怎么还会开小差呢?有了这样的教育教学,尊重和崇敬又怎会需要“下跪”才能得来呢?


 


唐玲昆(深圳市罗湖区凤光小学):


  古人云:“亲其师,信其道;尊其师,奉其教;敬其师,效其行。”这句话虽然被很多教育教学的著作广泛引用,但很多人的目光只停留在“信其道”、“奉其教”、“效其行”,天真地以为是学生就应该“信其道”(相信老师的方法)、“奉其教”(听从老师的教诲)、“仿其行”(仿效老师的行为),一旦遇上学生不相信自己的方法、不听从自己的教诲,不仿效自己的行为,就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甚至上升到尊严沦丧的高度,其实这是对教师这一职业天大的误解。


  我们不妨想想保险推销员,“保险”是不是好东西?三岁小孩都知道它好,可你是否多次拒绝过他们的推销?是否曾经给过他们不好的脸色?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可是保险推销员感到委屈吗?感到尊严沦丧吗?没有,在我们拒绝并给予不好脸色之后,他们仍是不丢弃、不放弃,依然笑着脸死缠烂打地向我们推销着他们的保险产品。


  也许有人会说教师怎么能够和保险推销员相提并论呢?职业没有贵贱之分,这二者虽然工作性质相差甚远,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保险推销员推销的是保险,教师推销的是知识、方法以及价值观,从这种意义上说,教师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推销员。同样是推销员,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学学保险推销员的胸怀?


  当有了这样的胸怀,或许很多人对谭老师这一跪,也就能有更多的包容和理解。


  另外我想说的是,对于我们教师的作用有时是不是也太高估了。不错,确实有不少优秀人才是我们教师一手培养出来的,可是未经学校教育成才成家的,也不少,比如爱迪生、比尔·盖茨。有时我就想,教育既然不是万能的,我们在努力尽到自己责任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允许一部分学生不听我们的教育呢?


  当有了这样的豁达,或许谭老师在面对下五子棋的学生时,就不再需要下跪来引得他们的注意了。


 


欧阳征朝(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北栅广深高速公路管理中心企业文化部):


  问题是,这样的豁达,不是每一位老师都学得来的,甚至大多数老师都学不来,现行的教育制度,也不允许我们如此“豁达”。如何避免此类事件再次上演?前面有老师说,提高课堂的吸引力,这是“内功”,老师当勤练。但它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些需要提高的,却是老师自己无法完成的。


我们有学生守则、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学校、班级还有各种规章制度,但却没有给出在学生违反后教师该如何有效处理的措施,这里显然存在着规章制度的漏洞。所以,对于师道尊严的维护,政府应当更给力,对那些不听教师劝导反而“报答”老师一顿“暴打”的学生,我们需要的是法律法规或制度条例赋予适当管制的权力给教育者。唯有这样,师道尊严的维护才不会苍白无力。


 载《湖南教育·上旬刊》2011年第3期

学生逼着我背书

学生逼着我背书


讲起来真是不可能,学生怎么会逼着老师背书呢?不用怀疑了,这是真实的事。


我小时候并不是非常爱读书,以至于初中到师范再到参加工作,读书一直是欠了账的。等到我醒悟过来,那已经是教书十年后的事。为了不让学生走我的老路,我决定让学生认真地读书。


我与其他老师不同。根据《课程标准》相关要求,我把学生的阅读定位在传统文化这个层面上,当然这也是有一些道理的。我要求学生阅读《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古典名著,因为小学课本上就有这些名著的节选。我计划从四年级开始,每年读一本名著,小学毕业时把《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读完。之所以安排这样的顺序,是因为我通过反复阅读发现,这三大名著中,就语言而言,《水浒传》最接近我们的口语,适宜初读;而《三国演义》半文半白,对今后学习文言文有益;学习《西游记》则可以使自己的语言更加精彩。


方案定下来之后,便是实施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学生并不特别买我的账。这也难怪,他们平时看的就是画画书,整本的书看得并不多,再说课程标准要求小学中高年级课外阅读量是140万字,现在一下子要把90万字的《水浒传》看完,谁没有畏难情绪呢?我归纳他们的意见,一是小说太长,看不完;二是人物和事情太多,记不住。我没有责怪他们,正在这时,不知哪位同学说了一声:“如果老师能把《水浒传》的回目背下来,我们就有信心了。”这可是一个难题,以前我只背过《红楼梦》的回目,背了一年多,还是没有背完,这回学生提出这样的要求,真是逼上梁山啊。我说:“好吧,给我两个月时间,如果我把《水浒传》的回目背下来了,大家就读;如果我没有背下来,大家就算了。”他们同意了。


我便开始认真地读《水浒传》,边读边记回目,每读完一回,又把前面的内容进行巩固,如此循环,终于用一个半月把所有回目背了下来。后面的半个月就是“总复习”,自我检测,查漏补缺,慢慢地,我背得滚瓜烂熟了。两个月的期限到了,那天,同学们拿出《水浒传》,眼睁睁地望着我。我把回目先从头到尾地背了一遍,再从尾到头地背一遍,又由学生随意抽背。当我一字不错地背完100回的回目后,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之后,他们便开始认真地读书《水浒传》来。


这次逼上梁山的感受真好,我尝到背书的甜头,更为重要的是,我重新认识了自我。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还是那样的优秀,我还能背下非常多的内容。从此,我每次遇到好的文章,我都要反复读,最终把它背下来。大量的背诵给我带来很大的收益,当我读一篇新课文时,我能很快地把握它;当我写一篇文章时,我能很快地完成任务。近几年来,每年我都能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20多篇文章,还利益于这样有品位的背书经历。


看来,我还得感谢学生,我还会这样的背下去。